您好!欢迎来到10000配资公司股票配资平台!

10000配资公司配资门户网专业配资平台,主要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炒股配资,在线股票配资等服务

中国外汇丨中美贸易融资业务风险应对(附专家点评)

07-24 外汇配资

  银行除了做好常规的风险防控之外,还应按照“规避高风险、分散中风险,补偿低风险”的原则,来开展贸易战下的贸易,以有效规避由此导致的各类风险。

  中美贸易战已经持续了近三个月,成为今年最受全球关注的“黑天鹅事件”。尽管多数人认为中美贸易战对中国整体经济影响有限,但从中微观层面看,对于加征关税的中国相应商品厂商、关联产业,尤其是列入“中国制造2025”名录的企业、行业来说,冲击是巨大的。贸易战对国内银行业的影响,虽不会像上述行业那么激烈,但风险也不可小觑。尤其是支持外向型企业发展的银行,贸易战带来的不利影响更会直接反映在贸易上。

  根据2017年中国海关统计数据,中国对美国的出口额约4300亿美元,约占中国出口总额的19%左右,位居第一。依据2017年美国商务部统计的最新数据,中国也是美国出口的第三大市场,美国对中国的出口额约1600亿美元,约占美国出口总额的8.43%。贸易战打响后,对于美国的几轮施压,中国采取的是“针锋相对”,因此对中美双方来说,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根据业内专家评估,贸易战对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业的影响,短期内有限;但笔者认为,当下贸易战直接影响的只是银行的贸易融资业务,不应排除贸易战演进后,因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美方管制加强,对银行业的在岸和离岸业务产生较大的影响。

  就银行的贸易融资业务而言,通常分为两类:一类是传统贸易融资业务,如信用证、托收、汇款,保函(备用信用证)等传统贸易结算方式下的融资;另一类为综合贸易融资业务,例如应收(付)账款融资、福费廷、保理、信保融资、出口买(卖)方信贷等。近几年的数据显示,传统贸易融资业务的比重维持在80%左右。

  关于全球贸易融资金额和交易量,国际商会银行委员会今年5月下旬发布的《2018 GLOBAL TRADE-SECURING FUTURE GROWTH》(全球贸易金融调查报告)值得参考。该报告调查范围覆盖了全球91个国家的251家银行。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达成交易的传统贸易融资业务为4.6万亿美元,供应链金融业务为8130亿美元,预计全球贸易融资缺口为1.5万亿美元。未来三年,全球贸易融资收入预计达到480亿美元。亚太、西欧及北美位列全球贸易金融交易量的前三名。中美贸易战的激化,必将影响亚太、北美两大地区贸易融资总量及收入。尽管我国银行贸易融资收入占比较低,但我国银行的贸易融资总量则呈现逐年递增的态势。同时,贸易融资业务是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重要形式,因此银行需要积极应对贸易战带来的贸易融资业务风险。

  到以下几点:银行贸易融资业务的风险,主要有四类:市场风险、信用风险、操作风险及其他风险。贸易战打响后,这些风险会不同程度加剧。

  就货币市场风险而言,又可进一步划分为汇率市场风险和利率市场风险。因汇率或利率的影响因素错综复杂,货币市场的风险反应是很难确定的。在不考虑其他因素而单就贸易战的影响看,贸易战会直接抑制出口贸易,减少外汇流入和美元供给。另一方面,美联储加息或导致美元不断走高,企业处于对美元的升值预期,会更倾向于美元融资。上述两个因素的叠加,又会抬高美元的拆借利率,使原本已上涨至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高点的美元Libor继续攀升,从而抬高银行的融资成本。近期,诸如同业代付、进出口押汇、票据贴现、保理、福费廷等涉及报价类的贸易融资业务,均已受到负面影响。

  就商品市场风险而言,也可分两大块来看:一是大宗商品的市场风险。贸易战推动美元升值、金价下行,原油制品、化工品的价格出现较大波动;同时,美国对大宗商品钢铁、铝产品加征关税,对我国钢铁、铝及其下游产品,例如大型设备、机电产品等,也会产生负面影响。二是被加征关税的商品及其关联商品的市场风险。贸易战,美国针对的是我国高新技术行业、机电设备、制造业等。由于加征关税的影响,相应商品的外贸出口骤减,企业盈利下降,融资偿还意愿和偿还能力都会随之下降;同时,商品价格的波动、融资抵押物的价格波动,也使得银行的贸易融资风险陡增。不仅如此,上述负面影响还会引发上下游整个产业链的连锁反应,最终导致大量企业不景气,实体经济陷入低谷。

  信用风险主要是指债务人及其交易对手未能履行合同约定的风险,是贸易融资面临的最主要风险之一。中美贸易战下,因中美双方采取的各种惩罚性关税措施、甚至禁售等手段会导致贸易双方履约成本上升、履约意愿下降,甚至客观上无法履约。

  2018年4月17日,中国商务部发布2018年第38号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高粱实施临时反倾销措施,进口商需向中国海关提供相应的保证金(保证金比率为178.6%)。受此影响,一艘满载美国高粱,3月18日从美国科珀斯港启航,计划驶向中国上海港的货轮,被迫改道驶往欧洲港口。然而5月18日,就在该货轮刚抵达西班牙卡塔赫纳港时,中国商务部又发布2018年第44号公告,终止了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高粱采取的反倾销反补贴措施。该货轮只好又按租船人指示先驶往新加坡,截至6月7日仍未到上海港。中美贸易的摩擦和曲折,令这艘货轮进退维谷,而其背后则着中美贸易双方因贸易摩擦、贸易战带来的不可预知的贸易违约风险,以及相应的贸易融资信用风险。银行纯授信类的融资业务,受此类风险的影响最大。

  操作风险主要是指银行贸易融资各环节的人为失误、技术缺陷、系统故障等原因造成贸易融资损失的风险。操作风险往往与其他风险相互关联、相互转化。中美贸易战不会给银行贸易融资操作风险带来直接影响,但会放大操作风险带来的损失。例如银行因操作疏漏,导致融资业务中,受美国制裁的信息未被发现,从而被美国监管机构处罚;或银行因报文系统故障或人为操作失误,导致代付邀请报文、融资报价电文、付款报文等重要报文发送失败或延迟,造成银行贸易融资逾期或产生融资纠纷。若此时恰逢贸易战,导致利率、汇率、大宗商品市场价格巨幅波动,连锁效应会将此类风险放大。

  其他风险主要表现为国别风险和合规风险。国别风险不用多言,贸易战下,美国会加强对从中国进口商品的管制,商品出口至美国的清关速度势必有所延长,企业的回款周期也将因此拉长,银行贸易融资回款期限可能会受到影响。同时,因税收转嫁问题,加征关税的商品可能在美国市场价格波动较大,进口商利润削减,出口收汇难度加大,以货款为还款来源的贸易融资面临一定的还款风险。而合规风险,原本就是各家银行防控等级最高的风险。以往,都是银行为合规风险埋单,而此次中兴事件则是企业躺枪,其以10亿美金的惨重代价与美国达成和解,成为企业合规风险的镜鉴。在贸易战下,美国会加强反倾销调查、反补贴措施和制裁的力度,给贸易和贸易融资带来不确定的风险。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配资公司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10000xq.com/waihuipeizi/5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