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10000配资公司股票配资平台!

10000配资公司配资门户网专业配资平台,主要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炒股配资,在线股票配资等服务

回望上海建设金融中心的峥嵘岁月

07-15 外汇配资

  龚浩成92岁,T恤外面一件蓝色棉马甲,读报、看书偶尔写写书法,他过着看起来与退休老人无异的日子。但隐隐中又有些不一样,当他谈论着种种过往,眼神里却装着无限的未来。他曾任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上海分局局长。他是筹建上海证券交易所“三人小组”之一,上海第一个证券公司、第一家股份制银行、第一个信用评估机构……背后都有龚浩成的身影。

  作为上海金融改革过程中重要事件的参与者和权威见证者,龚浩成感叹,眼下上海金融改革开放取得的成绩举世瞩目,金融从单一业态到多种业态,从单一国有独资到民营、混合、中外合资并存,从经营数十年金融机构到成立不久的新兴金融企业……而回过头看,正是那个年代的一系列大动作,为上海建成国际金融中心奠定了最初的雏形。

  ———“上海证券交易所是资本市场的一颗明珠,第一声锣敲响,向世界宣告了我国改革开放的决心和信心,这种不畏风险的改革气魄和为了加快国家发展的远见卓识,弥足珍贵。”

  1989年12月2日,时任上海市委书记、市长的在上海康平路市委小礼堂,主持召开了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会议决定成立负责筹建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三人小组”,成员为李祥瑞、贺镐圣和龚浩成,三人分别代表交通银行、上海市体改办和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

  龚浩成说,当时市长指示“三人小组”成员以个人身份直接对负责,“三人小组”在组织上对市委负责,办事机构设在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这种灵活的组织安排,既提高了效率又兼顾了组织领导。在这一原则下,“三人小组”边做边汇报,边做边统一思想,紧锣密鼓地开始了交易所筹备工作。

  自我国实施改革开放政策以来,“姓社姓资”的争论没有断过,但争论归争论,摆脱计划经济体制弊端的束缚、探索市场化配置资源的脚步没有停止过。1984年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了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

  1986年央行在全国的13家分行的行长专门到日本野村证券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学习,龚浩成是学员之一。回国时,他从野村证券要了两箱子相关书籍和规章制度等文本,撰写了6篇论文。这些都为上交所的筹建作了一定的铺垫和准备。

  实际上,证券交易所是建在上海还是北京,当时中央并没有给出明确意见,当年的“联办”(中国证券市场设计研究中心前身)也在北京计划成立证券交易所。受上海市领导的嘱托,龚浩成前往北京“联办”参观考察同时寻求“联办”帮助上海筹建交易所,起初“联办”的同行并不热心,后经龚浩成和上海方面的反复劝说和坚持,时任“联办”董事长的经叔平先生最终同意了在上海建证券交易所,并在各方面给予了很大的帮助。

  上交所筹建工作启动后,还组织过一次国际研讨会,在更大范围内听取意见和建议。其间有个细节值得一提,就是“上海证券交易所”中“证券”这个词的英文翻译费了一番心思。龚浩成回忆,证券按理翻成“Stock”就是了,发达国家和地区都是用这个词,“可在当时的社会环境,这个词还比较敏感,加上交易所成立初期交易的股票只有8只,国债、企业债等交易品种则有20多个,”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龚浩成当时提出建议,用“Securities”这个词替代“Stock”,以减掉其“锋芒”。

  经过多方的努力和帮助,1990年11月26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成立。这一消息传遍了全世界,我国证券事业就此掀开了崭新的一页。而这个留有时代痕迹的、“不甚规范”的表述“Se鄄curities”,一直到1997年交易所搬到浦东新址时才改过来。

  ———“那时,中国还没有股票市场、期货市场,而外汇调剂中心已经开始了人声鼎沸的喊价,开始了对资本市场最初的探索。”

  改革开放初期,百废待兴,为了促进经济发展,须要引进国外资本和先进技术、设备,由此产生了巨大的外汇需求。而与今天我国拥有3万多亿美元外汇储备所不同的是,那时候国家外汇非常紧缺。

  紧缺到何种程度?龚浩成向记者分享了一件趣事:20世纪80年代初,龚浩成等三十几人一行去美国华盛顿参加世界银行经济发展学院的一个项目管理培训,世界银行给参会者每天100美元的生活补贴,大致相当于当时上海职工两个月的工资,应该说是相当高了。可事实上,龚浩成等人每天的开销用不了那么多,花几美元足以,而剩下的美元就全部上缴,充作国家外汇。

  此外,国家为了筹集外汇,运用了各种手段,比如号召华侨积极寄外汇回国;出口石油、煤炭、黑色金属、有色金属等资源型初级产品,可谓不惜血本换外汇。

  龚浩成说,1986年,我们就开始考虑建立外汇市场。而外汇市场的建立设想源于他从深圳报纸上读到的一条新闻,“那时,我通过深圳的报纸了解到,深圳在进行外汇调剂,而不叫外汇交易。你外汇多,我外汇缺,我们就调剂下。”

  看到这条消息后,龚浩成就跟外管局商量,外资企业资金能不能进行一些外汇调剂。比如德国的一家公司外汇多,美国的一家公司外汇不够需要买进,能不能让它们两个之间进行买卖,这样就牵扯不到占用我国外汇的问题。

  出于这样的设想,龚浩成等人借用了北京路上一所中学的房屋,开设了外资企业外汇调剂中心。1986年11月,为了配合外贸体制改革和加快沿海地区外向型经济发展,上海外商投资企业外汇调剂中心成立,该中心允许三资企业在调剂中心相互调剂外汇,并向全国各地开放。

  1988年9月,上海外汇调剂中心在价格上完全放开,实行竞价买卖。1994年4月4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在上海成立,标志着全国统一、规范的银行间外汇市场正式建立。

  从外汇调剂中心到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我国的汇率价格从原来各省市的“割据”状态发展到了在上海实现“统一”。这个统一的人民币市场汇价,如今成为国际国内资本市场、企业界每日必看的指标之一,成为国家制定经济政策的重要参数之一。

  ———“市场方面,要把证券、外汇、拆借、贴现等市场一个一个搞起来。而体制方面,要打破央行‘大一统’格局,让工、农、中、建承担起更多的职能。”

  1947年,刚刚踏入大学校门的龚浩成第一次接触到了西方经济学理论。“学了那么多东西,我只记得三个人:亚当·斯密、凯恩斯和马克思。”在这3人的影响下,龚浩成很早就有了开放的思想。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配资公司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10000xq.com/waihuipeizi/40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