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10000配资公司股票配资平台!

10000配资公司配资门户网专业配资平台,主要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炒股配资,在线股票配资等服务

观点1+1:中国外汇储备怎么花?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07-13 外汇配资

  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背景:社科院日前发布2011年城市蓝皮书,称到2009年我国城市中等收入阶层规模已达2.3亿人,占城市人口的37%左右。蓝皮书认为,中等收入阶层占有的社会资源处于社会结构的中间位置,有较高且稳定的收入和生活水平,家庭消费能力较强,讲究时尚和生活品质,一般受过良好教育。

  珠江晚报发表张若渔的文章:2009年的时候就已经有近4成、多达2.3亿的城市人口迈入了中产阶层行列,而倘若按照社科院“我国城市中等收入阶层的规模年均增长3.8%”的数据,今日今时,我国城市中产阶层规模应该已经差不多占据了城市总人口的半壁江山。我们是多么希望社科院发布的数据是真实的,经得起反复推敲和交叉验证的,但事实却并非如此。最有力的反证即是,个税起征点提升至3500元之后,我国缴纳个税的人数骤减至约2400万人。尽管缴个税人群与中产阶层不能完全等量齐观,但至少在相当程度上是重合的,若二者拉开近10倍的差距,只能说明必定有一方的数据是错误的。难道中国应该有至少2.3亿人缴纳个税?这根本不可能。我们不妨再援引国家统计局刚刚发布的数据加以验证,据称2010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37147元,平均月薪3095元;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20759元,平均月薪1729元。一看便知,我国绝大部分城市人口的收入其实都少得可怜,中产阶层的优越生活离他们相去甚远。与中产阶层规模的过分庞大相比,社科院发布的城市贫困人口数据却极其保守。对于全国贫困人口数约为5000万人这一数据,住房与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直言不讳地表示“显而易见保守”。连官方人士都直呼“保守”,社科院有关数据的真实成色,就可见一斑了。为时代擦皮鞋不应成为社科院的工作重心,即使要擦,总要擦得令人服膺。只有如此,社科院一年一度的蓝皮书,才不至于沦为遗人笑柄的牛皮书。

  小蒋随想:不得不说,中产阶级这一概念就是模糊的。如果收入处于社会平均水平,就算中产阶级,显然缺乏纵向标尺。因为,中产阶级是个舶来词,是西方发达国家衡量社会阶层的坐标。中国仍是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整体薪酬水平远远低于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拿社会平均薪酬,与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是两个概念。所以,我们才会创造出“小康”这个颇具中国特色、而且符合中国国情的词。说得具象一点,美国的穷人一般都有一两辆旧汽车,家中拥有空调、电视更是不在话下,美国穷人常常是大胖子,因为摄入了太多高热量的食物,又没钱去健身房“燃烧脂肪”。反观中国的穷人,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即便是在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每月拿着四千元左右的平均薪酬,过得也远没有美国穷人滋润。中国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这是高层对国家现状具有的清醒认识。去年,总理也曾说过:我经常劝记者多到中国的农村和中西部地区看看,你到那里看就知道上海和北京的发展不能代表整个中国。我们要实现小康目标还需要做出艰苦的努力;要建成一个中等发达的国家,至少要到本世纪中期;要真正实现现代化,还要上百年的时间以至更长。按理说,社科院应当成为高层决策的智囊。然而,社科院的报告屡屡被指扯淡。搞学术的人不讲真话讲拍马,难道不值得警惕吗?

  背景:美国天量的债务暂时找到了化解违约的办法,那就是借新债还旧债。中国外汇管理局持有的美国国债数量世界第一,外汇储备数量世界第一,至今还没有找到化解风险的办法。

  北京晚报发表苏文洋的文章:全国爱国的同胞们,无不为中国巨额的外储面临缩水或亏损而担忧。近一个时期,外管局针对国民的各种建言献策,连篇累牍发表文章予以批驳。先是驳斥“外汇储备是老百姓的血汗钱”的说法,继而说,无论是分给老百姓,还是将外汇储备直接用于养老、医疗、教育等社会福利,都涉及外汇储备是否可以无偿分配使用的问题。外汇储备不同于财政盈余资金,是中央银行在外汇市场购汇形成,在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对应着本币负债。免费使用外汇储备,性质上相当于中央银行随意印钞票,无节制地扩大货币发行,会造成通货膨胀等严重后果。我国的巨额外储能干什么用呢?分给老百姓不行,直接用于社会福利也不行,据樊纲等专家分析,买黄金也不行,会给世界市场造成很大的震动。说来说去,只有一条路,就是继续持有和不断购买美国国债。倘若外管局的工作就是从国内结汇然后去买美国国债这么一件事情,还需要一个局来干这点事吗?曹雪芹说他的《红楼梦》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我读外管局的文章,也读出了这个味道。3.2万亿美元外储不是中国人的血汗钱,还能是什么钱?表面上看,这是央行开印钞机印刷人民币换回来的,但央行“每多发一单位货币,大家手里原有的货币价值就下降,这就相当于征税。公共财政征税还要服务于老百姓,那么用铸币税发行的钱去买外汇形成外汇储备,是不是也要服务于老百姓的利益?”(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斌)

  小蒋随想:不仅持有巨额的美国国债,而且外汇储备主要由美元构成,一旦美国经济出现大的波动,中国这个利益攸关方都会受到严重影响。外汇管理局既想不出降低风险的办法,又不愿意听旁人的建议与批评,这种“就是自己有理”、“别人都是胡说”的态度,确实令人反感。说实在的,在美国发生次贷危机之前,购买美国国债被认为是“最稳妥”的花外汇办法,就是一种“惰性投资”。也就是将宝全都押在了美国身上,较少考虑“超级大国”也可能有焦头烂额的时候。并且,美国国债的利率远远抵不过通胀的速度。中国把大笔钞票借给美国,背了一身债务的美国人倒是过得很滋润,而作为债主的中国却过得紧巴巴,中国社会在许多方面都需要投入,却被告知“没钱”。专家总是有理,群众的说法总是被贬低为“不懂经济”。那好,请专家说说巨额外汇该怎么用?问题恰恰是,专家在这方面也没什么说法。当然,我们看到一些具有政府背景的投资公司已然成立,但它们在海外的收购与资本运作是否娴熟?它们的投资蕴含多少风险?缺外汇的时候难过,外汇太多的时候闹心,这真让人无语。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配资公司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10000xq.com/waihuipeizi/39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