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10000配资公司股票配资平台!

10000配资公司配资门户网专业配资平台,主要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炒股配资,在线股票配资等服务

中国外汇丨发展中国家的应对政策准备好了吗

07-12 外汇配资

  随着全球经济增长下行,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政策空间有限,但中国宏观经济政策扩张依然存在较大空间。

  目前,市场对2019年世界经济放缓几乎是一致性预期。本文旨在通过探讨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发展中经济体的宏观调控政策效果,分析当前发展中国家应对未来经济再次下行的政策空间和需要采取的措施。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遭遇了大幅下滑,但所有地区在2010—2011年都出现了经济反弹。这得益于各国采取的强有力的逆周期应对措施:许多国家放松货币政策和扩张财政,稳定了总需求,保持了资源的充分利用,使得实际经济增速维持在潜在增长速度附近。但宽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只能应对短期的总需求不足,并不能解决经济中的结构性问题,因此,从中长期看,需要推进有助于提高生产率的结构性改革,并出台相关政策。而在结构性改革方面,发展中国家目前应注重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完善金融体系,稳步推进金融改革和创新。发展中国家在连续多年的货币、信贷和财政扩张之后,金融风险已经开始显现,有必要从供给侧实施金融体系改革和创新:一是完善金融市场,比如引入风险投资、天使投资和私募基金,改善对中小企业的融资服务,提高资金的利用效率;二是稳步推进金融创新,拓宽企业和政府投资的融资渠道;三是深化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改革;四是着力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增强金融的稳定性。

  其二,推进劳动力市场改革,改善劳动力供给的数量和质量。劳动力成本低廉是发展中国家的后发优势,但随着劳动力成本攀升和人口老龄化,人口红利的优势正在消退。对发展中国家而言,为提高劳动参与率和降低劳动力成本,应该适度放宽人口政策,降低税率,加强教育和培训,为那些因结构性变化而失业的人提供支持,增强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

  其三,推动制度改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一是减少政府的行政干预和放松行政管制。比如俄罗斯承诺继续扩大无需政府准入审批的经营领域。二是在维持财政可持续性的基础上降低企业税收负担,扩大企业的盈利空间。比如中国的“营改增”。三是鼓励技术创新和传播。比如巴西创立了创新融资署( FINEP),专门支持科技研发项目。四是强化政策框架,包括进一步放开贸易、加快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主动创造适宜的外部环境等。比如金砖国家筹建的金砖银行,就是要改变发达国家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提高发展中国家的国际话语权。五是吸取过去危机中的教训,并采取相应行动。例如,采用通胀目标体制、实行更灵活的汇率制度、实施宏观审慎政策。

  其四,稳定宏观杠杆率,加强宏观审慎监管,整顿财政纪律。在美联储实施量化宽松政策期间,部分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没有充分实施包括资本流动管理在内的宏观审慎监管政策,导致了大量短期资本的流入;同时,为避免本币过快升值,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还采用了降息的方式来加以应对。这虽然刺激了国内货币信贷的增长,但也带来了通货膨胀高企、经济过热、宏观杠杆高企、投资效率下滑和资产价格泡沫等问题,积累了不容忽视的金融脆弱性。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统计数据,全球金融危机后新兴市场国家私人非金融部门信贷占GDP的比例,由2008年第三季度的77.6%上升至2017年第三季度的143.2%。特别是近五年(2012年第三季度至2017年第但季度)来,增幅达40%。从2008年9月底至2017年9月底,新兴市场国家的家庭部门债务占GDP的比重由20.7%上升至38.9%,政府部门债务占GDP的比重由32.0%上升至48.5%,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占GDP的比重由57.0%上升至104.3%。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的迅速增加,成为新兴市场国家私人非金融部门杠杆率快速上涨的主要推动力量。随着美国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和全球金融环境逐步收紧,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非金融企业未来偿债的负担加重,特别是对那些发行外币计价债务的企业。对此,相关国家需要稳定宏观杠杆率,同时还需要积累财政缓冲、实施财政改革,以确保公共财政的可持续性,为下一次经济衰退的来临,腾挪出政策应对空间,降低偿还高额公共债务的长期税收成本。

  展望2019年,美国等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将继续回归正常,美国将在2020年开始取消财政刺激,中美贸易争端前途未卜,各国公共和私人债务高企,以及英国脱欧谈判的不确定性等因素,将使得全球经济扩张的动力减弱,经济面临下行风险。高频数据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全球经济增长的势头已开始减弱。基本面较弱和政治风险较高的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资本流入出现逆转,跨境资产组合出现调整,汇率发生急剧变动。发展中国家,特别是脆弱性较高的经济体,资本流入进一步减少。除美国外,其他国家的工业生产已减速,特别是资本品生产。全球贸易增长率远低于2017年均值的水平。

  根据IMF在2019年1月《世界经济展望》所做的预测,全球经济2019年将增长3.5%。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2018年总体增长率为4.6%,2019年预计小幅降至4.5%。亚洲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率将从2018年的6.5%降到2019年的6.3%。分国家来看:中国尽管采取了财政刺激措施,对美国关税提高的影响产生了一定抵消作用,但在金融监管收紧以及与美国贸易争端的共同作用下,经济增长将减缓;印度则得益于石油价格下跌,且收紧货币政策的步伐因通胀压力缓解而慢于预期,经济增长在2019年有望加快;欧洲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2019年增长率将降至0.7%(而2018年为3.8%),减弱程度比先前的预期更为严重;墨西哥2019—2020年的增长前景因私人消费下降将恶化;委内瑞拉的经济收缩将比先前的预期更为严重;巴西经济预计将继续从2015—2016年的衰退中逐步复苏。

  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随着石油价格下跌,通胀压力在缓解。但在其中一些经济体,通胀压力的缓解在一定程度上被货币贬值向本国价格的传导效应抵消。发展中国家的金融状况自2018年秋季以来略有收紧,各国特定因素导致其情况存在很大差异。在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和避险情绪增强的环境下,发展中国家股票遭到抛售。之前的石油价格上涨以及一些国家产出缺口扩大或货币贬值带来的传导效应都对通胀产生了影响。对这方面的担忧使许多经济体(印度尼西亚、墨西哥、菲律宾、俄罗斯、南非、泰国)的中央银行自2018年秋季以来相继提高了政策利率。相反,中国和印度的中央银行则仍保持政策利率不变,并采取措施放松国内融资条件,包括下调银行法定准备金率和向非银行金融公司提供流动性。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配资公司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10000xq.com/waihuipeizi/3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