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10000配资公司股票配资平台!

10000配资公司配资门户网专业配资平台,主要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炒股配资,在线股票配资等服务

从北京到杭州为何绕道上海?“流浪地球”的悬念有了答案

07-26 期货配资

  “他们走的是京杭大运河的路线,依着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江苏-浙江这么来的。上海在江浙两省之间,位于江南河段支系里。先到上海没有错。”

  “你不知道魔都有个虹桥吗?那可是全宇宙中心,交通四通八达。迷路了,到这里中转肯定不会错的。”

  上海的这一优势在全球并不“孤单”——远洋贸易催生了近代经济的全球化,而贸易大国的主要港口城市诸如纽约、伦敦、鹿特丹往往都有所在国家数一数二的基础设施。

  上海的繁忙,有数据为证: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中国城市营商环境评价报告》显示,上海2018年基础设施指数、市场环境指数排名第一;中国民用航空局统计显示,去年浦东和虹桥两大机场旅客吞吐量突破1.17亿人次;今年1月,上海港完成集装箱吞吐量达375万TEU(标准箱),居全国首位,比去年同期增长10%;至于轨道交通,上海去年运营里程达到705公里,继续领跑全球。便捷的地铁网络,使越来越多的上海人减少了开车出行。现在,上海市域内上班的平均通勤时间为43分钟,比东京都市圈居民平均通勤时间还要少3分钟。

  头顶“总部经济”的皇冠,上海也在牵头推进长三角一体化:沪浙两地共同进行小洋山北片区的综合开发、修复一批如上海金山与浙江嘉兴间断头路的重要省际项目……

  作为国际航运、贸易、金融、科创等多个中心,将上海完美“搭建”起来的这些基础设施,光有硬件是不够的。

  科幻粉一定痴迷于这样的场景:巨大的集装箱被轻轻抓起又放下,无人驾驶的电动车借助地下轨道来回运送。远程控制室里,操作人员只要轻点鼠标,货物进口、出口、中转都能在这里一气呵成。

  这些“未来景象”并非某一部好莱坞大片画面,而是堪称“世界最大的全自动化码头”的上海洋山深水港四期工程的日常作业。

  从浦东出发,沿着S2高速公路一路向东,通过蜿蜒37公里的东海大桥后,抵达洋山港的自动化码头。红色的桥吊、船吊和轨道吊,整齐地矗立在茫茫雾海中。在码头的后方,是一座现代化的塔楼,操作控制中心在远程指挥着码头上的每一个举动。

  在这长为2350米的集装箱码头岸线,洋山四期工程共建设7个集装箱泊位,设计年通过能力初期为400万标准箱,远期为630万标准箱。如今,洋山深水港四期的全自动化操作,将使该码头作业效率提升30%,达到40箱/小时,远超人工码头,并减少人工70%。

  2018年上海港的集装箱吞吐量创下历史新高,达到4201万标准箱,成为全球首个迈过4000万标准箱的港口。

  不只是无人码头。去年第四季度,浙江省海港集团(宁波舟山港集团)增资上港集团子公司,沪浙两地以股权合作的方式,敲定了小洋山的共同开发。未来,芜湖、南京等长三角内陆港口就可以在洋山深水港、宁波舟山港实现集装箱江海直达运输班轮化。

  国际货运三大集成商美国联邦快递(FedEx)、德国邮政敦豪(DHL)和美国联合包裹运送服务公司(UPS),为何都选择在浦东机场设立专属的国际货运中心?

  在浦东外高桥国际智能制造服务产业园,记者发现,这个位于上海自贸区内的园区,定位为国际智能制造设备集散地,包含精密数控机床、智能机器人、3D打印等设备的展示、技术交流、贸易、售后服务等。

  这些设备,最终会在“公共式仓储分拨服务信息系统”操作下出区,分拨流程从之前的3~5天缩短至4小时左右。完善的物流资源下,保税展示销售、展品物流、零部件分拨均得以实现。

  德国高慕是一家工业扫描设备生产商。该公司亚洲区总经理倪亦鞍接受采访时表示:“5年前我们的产品都是从德国寄出去给到客户,设备交货期会很长。如今交货期大大缩短。过去设备从德国到中国空运需要2周,海运需要6周。但现在,从德国进口设备到中国只需要1周,再发往亚洲其他国家1~2天就可以了。”

  保税区内针对零散备件集中报关的服务,也为企业争分夺秒。高慕光学测量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市场经理胡珊珊有这样的感触:“我们公司与德国总部或海内外客户之间的日常进出口贸易,受益于外高桥保税区完善的产业园区服务,使得设备、零部件、展品等可以第一时间寄送至其他国家和地区。”

  借助自贸港的优势叠加,该区域货运枢纽能力将进一步增强。这一枢纽性“转运中心”还设有海关、出入境检验检疫办公专区来加速清关;同时,基于全自动分拣系统,联邦快递每周68个航班的所有快件都将高效转运或分派到客户手中;大大提升效率。

  如果说,浦东的空港模式紧密连接了上海与全球的经贸,那么,浦西合纵连横的交通脉络,则塑造了一个巨型城市的枢纽性。

  一个完美的“站点”最好能有这样的设计:承载庞大的客流量,合理的站内规划,最好离各种交通工具很近,贯通多种交通工具……这正是堪称世界最大、功能最复杂的万能交通枢纽站——虹桥枢纽。

  以2019年1月数据为例,虹桥枢纽日均客流量106.7万人次。其中对外交通客流(航空、铁路、长途客运)日均47.19万人次,占44.23%;市内交通客流(地铁、地面公交、出租汽车、社会车辆)日均59.5万人次,占55.77%。

  “虹桥枢纽用64种可能连接、56种换乘模式实现了人群在轨、路、空方面的最便捷换乘。” 参与主要设计的上海市建筑学会理事长曹嘉明曾这样描述。

  虹桥枢纽把机场航站楼、高铁车站、城际铁路车站、磁浮车站、地面公交、出租车等功能放在一起,开创了多种交通方式之间的无缝衔接的先例,实现了跨区域人流物流的快速集散。

  同时,该区域还是上海面向长三角门户的最佳腹地。京沪高铁直通,沪宁、沪杭的铁路及高速公路两大长三角交通主轴形成交汇点,都加速了江浙地区与上海之间人群的流动。

  我们可以算一笔出行账:昆山到虹桥,如果打的士,要耗时40分钟、花费140元,客运大巴的时间则更长;但如果你坐高铁,时间只要17分钟,票价是24.5元。

  据参与虹桥枢纽建设的相关人士透露,虹桥枢纽的地下走廊正在加紧建设,到了今年下半年,从客运站、机场到国际会展中心参加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下称“进博会”)也能在10分钟内步行走到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配资公司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10000xq.com/qihuopeizi/5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