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10000配资公司股票配资平台!

10000配资公司配资门户网专业配资平台,主要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炒股配资,在线股票配资等服务

专题讨论一:大国激辩,贸易战下的全球宏观对

06-06 期货配资

  和讯期货消息 12月15日,华泰期货与华泰长城资本联合主办的“2019年衍生品市场年会”在上海召开。华泰长城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唐国靖以“华泰长城资本场外衍生品业务实践”为主题发表演讲。

  主持人:非常感谢,今天我就客串一下,从发言人的角度转成了主持的角度,一会儿跟我做对话的几位嘉宾我在这简单的做一下介绍。

  既然大家入座了,我就直接开场,因为前面讨论最多的毫无疑问是关于贸易战的部分,实际上去年那个时候在年初一直到年末我们去了两趟美国,主要了解的也是关于中美之间的关系,但是那个时候我记得很清楚,我带回来的答案我跟很多人分享,我说国内有可能是低估了,从本质上来讲看起来叫贸易战,但是实际上我在美国两党的共识给我的答案,其实已经是一场关于全球再分工、再分配的动作,如果是这样的结果的话,可能会耗时非常久,可能对所有国内的情况做重新的再定位和再评估了。

  唐建伟:刚刚听了两位演讲嘉宾的观点,基本上我也认为现在中美贸易战如果从深层次的原因来讲,它表面上是一个贸易冲突,但是深层次应该是中美两个大国关系的一个转变,回顾前40年的话,美方定义的跟中国的关系整体是合作的关系,但是自从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执政关系对中美的关系定义转向竞争。中美整个关系的转变,或者美国对于划债的调整,我们就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近期的话随着谈判的达成,可能市场有点乐观,认为现在贸易战已经暂停或者踩了刹车,或者对未来达成协议了,也比较乐观。

  我们觉得是美国对华战略调整的话,就不要简单寄希望往休战,即使换一届总统我也认为美国的对华战略不可能短期的调回来。从中国的角度而言,我们就是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甚至90天之后不排除贸易战继续升级的可能性。白宫的生命大家可以看到,里面明确的讲了,如果没有达成协议的话,原来预计1月1日要上调的税率2000亿的关税要提高到20%。

  特朗普原来已经抛处理,给外2670亿美元的关税还会继续抛出来。其实除了贸易,中美之间的竞争或者摩擦,很可能扩展到新的领域。最近像华为的事件已经暴露出来了,美方对中国未来不限制于贸易战,肯定是全方位的,比如说限制中国的进口,要求中国放弃2025的战略,就是为了避免中国在技术方面超越美国,除了这个之外,其实我们在地缘政治上,美方认为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就是地缘政治扩张的战略,这是打破美国建立地缘政治平衡的关系。

  诸多方面,所以我认为的话除了贸易摩擦,未来可能在技术、能源、地缘政治各方面还会有一些新的冲突,整体而言的话,确实不能低估,我认为未来回顾一下当年日美的贸易争端持续了有30年的时间,我想只要中国的崛起威胁到美国的全球老大的地位,美国对中国的遏制就不会停止。

  主持人:对李超总就要提一个深入的问题,一聊贸易战就是大国博弈,会把我们引导到战略的思维上去,我向你提的是一个很中性的问题,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一个重要的弊端,我看国内其实大家讨论的不多,毕竟我们是过去十几年全球一体化最大的得益者,我们肯定看这场问题更多的看的是美国人的毛病。我想问的问题在这,贸易战背后是全球分工分配造成的严重失调,不仅大国和大国之间的失衡,欧洲之间也失衡了,包括各个国家内部阶层之间也是分配失衡的。基于所谓的全球分配失衡的关系,您去看我们是不是已经走在了一个时代的节点上。

  李超:我自己倾向于是这样的看法,尤其是2008年以后非常突出的权利竞争的特征,总体的蛋糕做不大,而且前切不清楚,这两个共振了。首先经历了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经历了货币的刺激搞基建又搞科技周期现在还没有出来,现在各国的经济出现了明显的问题。各国的收入分配其实都不清晰,所以蛋糕切不清楚,又做不大,又切不清楚,就会导致民粹主义和强国政治的想太,各国的政治也会走向极端化。要么拼命把蛋糕做大,要么把蛋糕切清楚。

  从美国来看,它就是典型的我要拼命的把美国蛋糕做大,我要回应底层民众的诉求,特朗普想象了大家诉求的股市,确实全球化中我们的底层民众是受损的,从这个层面来看我要反全球化,我要回归美国利益至上,不跟你们玩这个体系了。从这个方面来看是有全球经济格局背景缩影的体现,特朗普从这样的初衷出现发起了贸易战,回应底层的诉求。

  但是能不能成功呢?我自己觉得这一次中美谈判之所以能转折,并不决定于美国的本身,而是取决于美国经济的回力的速度,如果回力速度快,90天后可能会见到转折,如果美国经济发现相对比较平缓,这个谈判结果就没有办法通过了,大家看的是一个持续比较长的国家。美国后面经济是薄弱的话,贸易逐渐不会成为一个主战场,尤其是再往后推演,到2020年,后面进入一个新的大选年份,我认为是贸易的关联度过强,但是在能源、金融、科技、军事等等领域的博弈。

  主持人:作为很多的金融资产投资者来讲,实际上所有的人都在梦想着重回那10年,杠杆增加、负债增加,全球化收入对我们来说是增加的,所以我们希望回到那个时候,您觉得现在是不是一个时代在变,后面的日子单纯考虑贸易战来讲可能是缓和,或者是再动荡,再缓和,再动荡,周而复始。但是从大的时代上的维度来讲,这场分配能解决吗?

  李超:我觉得需要各国领导人比较高度的智慧能解决这个问题,从现在的趋势上很难特别乐观,可能大家最后见到的反全球化,或者孤立主义的成本出现,或者是剧烈的利益的损失大家才会重归贸易上带来的大家的利益共享,这个代价是必须要付出的。

  主持人:黄总关于李超总提出的一个点,关于美国经济的情况,刚才包括谢老师也提到了,所有的人现在基本上比较明确,大家都在等,其实已经在等了,不一定在判断了,我们都在等一些数据的确认,基本上在一季度美国经济的顶会出来,我们来看全球的债券市场,利率市场,已经都反映了,尤其是包括今年讨论最多的已经是关于成本论,利差的问题,很微观的问题。这个东西实际上已经在历史上是数次的引发资产价格的剧烈波动,关于这个东西我想听听你的看法,沿着刚才的思路我们听听您的看法。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配资公司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10000xq.com/qihuopeizi/1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