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10000配资公司股票配资平台!

10000配资公司配资门户网专业配资平台,主要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炒股配资,在线股票配资等服务

如何把准股权众筹发展脉搏

  作为商业模式的股权众筹自2011年传入中国,随后在中华大地上曾一度搅动一池春水。虽然在多重原因的作用下,股权众筹众筹行业尚未形成规模,也仍旧没有真正地影响中国经济的脉搏,但是,股权众筹对于中国经济去杠杆、金融脱虚向实服务实体经济意义非凡。尤其是双创时代大幕开启,股权众筹站上风口,一度成为风靡社会各阶层的融资模式,吸引了从精英到草根的参与。

  2011年11月,80后创业者兰宁羽在北京创办的“天使汇”平台正式上线运营。平台目标简单、明了、实用——“让靠谱的项目找到靠谱的钱”。业内认为天使汇的创办是股权众筹在中国诞生的标志,天使汇则是国内第一家原始意义上的“股权众筹”诞生。由此,股权众筹在中国进入萌芽起步阶段。

  2012年美国国会批准了《促进创业企业融资法案》(简称“JOBS法案”),以法律的形式确立了股权众筹的地位,进一步推动了股权众筹在全球的风靡,股权众筹逐步从欧美漫延到亚洲、中南美洲和非洲等地区。天使汇之后,创投圈、大家投、众投天地、原始会等股权众筹平台相继出现

  早期的股权众筹平台多为综合性平台,服务的股权融资企业类型较为复杂。但是与此同时,一些细分行业里的股权众筹活动也开始出现,例如,天使汇、创投圈等服务的融资企业多为科技创新型初创企业。

  但是,股权众筹模式在国内迅速发展的同时,由于监管处于空白阶段,带来的结果是各种不同背景和业务的平台都以股权众筹的名义来开展服务股权融资的相关业务。股权众筹草莽期来临,虽然没有行业自律准则和监管的约束导致早期股权众筹出现了一些风险,但这些平台将股权众筹“人人都能做股东”的概念在中国传播开来。

  随着股权众筹模式在中国的实践走向深入,全社会的参与度显著提升,股权众筹进入快速发展期。2014年11月19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建立资本市场小额再融资快速机制,开展股权众筹融资试点,鼓励互联网金融等更好地向小微企业提供规范服务”,极大地助推了拉开股权众筹在中国高速发展的大幕。

  2014年12月,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了《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该征求意见稿就股权众筹监管的一系列问题进行了初步的界定,包括股权众筹非公开发行的性质、股权众筹平台的定位、投资者的界定和保护、融资者的义务等。这一系列政策支持,进一步加速了众筹在中国的发展。股权众筹迎来了发展的春天,大量平台涌现,2014年又被称为中国股权众筹元年。

  2015年1月20日,首批共计8家股权众筹平台成为中国证券业协会会员,分别是原始会、人人投、天使街、筹道股权、云筹、众投邦、投行圈、开心投。另有一家股权众筹平台天使汇之前就已经申请加入中证协。

  股权众筹的概念在中国发生了一个重大的转变:从公募股权众筹和私募股权众筹两种模式,到公开、小额、大众的定性。

  2015年3月,股权众筹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7月18日,十部委发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股权众筹融资主要是指通过互联网形式进行公开小额股权融资的活动,必须通过中介机构平台进行。行业曾经一度欢欣鼓舞。而到了8月7日,证监会决定对通过互联网开展股权融资中介活动的机构平台进行专项检查,严防打着股权众筹的旗号进行募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做法。此举导致整个行业风声鹤唳,股权众筹开始成为业务禁区,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行业取代了原来股权众筹的法律地位。但是由于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相较于过去草莽期的股权众筹,在业务开展上存在诸多限制,同时互联网和非公开被认为存在较大的矛盾,不能很好地发挥互联网的优势,再加上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概念本身对于大众参与的吸引力较弱,导致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并没有能够充分接力股权众筹的行业发展势头,情势急转直下。而在民间,各种以股权众筹名义开展的伪股权众筹反而大行其道,为行业后来的口碑下滑埋下了隐患。

  2016-2018年,股权众筹行业逐步优胜劣汰,进入洗牌阶段。众筹家发布的《中国众筹行业发展研究(2018)》数据显示,股权型众筹2015年和2016年的融资额分别为50.06亿元和58.70亿元,而2017年融资额急降到33.61亿元,成功项目数也从2016年的1087个下降到745个。股权众筹进入寒冬期,并且一直延续到2018年全年。2018年年初,另一个显著的风向标是,最敏感的互联网巨头和电商企业纷纷退出股权众筹行业。前几年京东、蚂蚁金服、百度、360等互联网巨头先后上线股权众筹平台,而2017年后却开始淡出股权众筹行业。

  股权型众筹市场走弱的主要原因在于,股权众筹政策一直不明朗,与《证券法》及《公司法》均有冲突。随着网贷行业监管越来越严,同属于互联网金融的众筹也随之受到影响,一些股权融资平台直接被当地政府要求停止业务,不得不转型、下线或停业;另一个原因在于股权型众筹相比权益众筹来说,风险更大,早期股权型众筹项目风险没有立即显现出来,自2016年开始,项目纷纷到了退出期,很多平台交易过的股权众筹项目业绩不佳,甚至有项目企业倒闭。在这种情况下,股权型众筹平台开始谨慎经营,不再盲目乐观发展业务。

  情况一直延续到2018年年末。即使在2018年年初证监会将股权众筹融资试点纳入到年度立法计划中的第一项,仍旧没有改变股权众筹试点难产的命运。2017年和2018年整整两年时间,股权众筹沉寂低迷的情况比2016年更甚。直至2018年底,证监会人士透露,目前证监会正在制定完善《股权众筹试点管理办法》,准备先行开展股权众筹的试点,建立小额投融资的制度,缓解小微初创企业的融资难题,推动创新创业高质量发展。这一消息的释放让整个低迷的股权众筹行业现出一丝曙光。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配资公司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10000xq.com/peizinews/51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