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10000配资公司股票配资平台!

10000配资公司配资门户网专业配资平台,主要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炒股配资,在线股票配资等服务

金融饭碗不好端,拿完年终奖就跳槽? 愉见财经【伴读】

  昨天在《金融年终奖的故事与事故》一文中,我们聊了大家拿的年终奖,今天该来聊聊,拿完年终奖后的大家了。

  这篇稿件是我们2018年的开年“鸡汤”,欢迎今年新订阅本号的朋友阅读。愉记正在煲2019年的开年“鸡汤”,过几天就刊发哦。

  我的朋友大鹏,大学一毕业就进了一家股份制银行,十九年没挪窝,终于在三年前顺利坐上了分行某大部老总的位子。

  生活,不算差不算好,看跟谁比了;收入,不算少不算多,看跟谁比了;权力,不算小不算大,看跟谁比了……大鹏唠唠出这一套无聊排比句的时候,我感觉他整个人的状态就像是他使用的句式:眼里没火光,心里没激情,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却也安稳。

  是。“眼里没火光,心里没激情,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却也安稳。”——“愉见财经”不知道人群中有多少人其实也活在这样的状态里。

  升迁?大鹏的下一步当然是要铆着“行班子”去的。可抬头看看,顶上堵在那里的屁股,眼下一个都没有要挪动的迹象,离退休最近的一个也还有三年半;而下面,比他提前挂号要挤进班子的脑袋已经有两三个,还各个都是进了总行储备人才库的。

  得势?坐在独立宽敞的办公室里,看着外头隔间工位里乌泱泱几十号人,其中不乏年岁长于自己的,想着自己40岁不到就能够到这个位子,只要不犯大失误,就算耗时间在这栋楼里耗到退休,论资排辈,退在分行副行长的位子上应该是大概率事件——大鹏在三年前刚坐上这个位子的时候的确感觉良好。

  可天不遂人愿的是,没多久分行一把手就换人了,新老行长还不是一个“派系”的,于是开始“新官不理旧账”,新行长为了做干净自己,把老行长在位期间好几单大单子风险就直接往外爆。可怜了大鹏是在老行长手上一路提拔上位的,还偏偏就坐在了信管口上,可想而知他那两年业绩能不糟心嘛;再在贷审会上说话,还能腰板直嗓门亮嘛。

  赚钱?银行本就是个“不看固薪看浮薪”的行业,即便是在中后台,不良往上爆、绩效考核往下降,对赚钱的影响也是显然的,更明显的是,大鹏在部门里的威信下去了、士气也涣散了。

  就在这个连年实际降薪的节骨眼,大鹏太太还坚持给添了个二胎;添了个二胎本身不要紧,关键是又要接爹妈来照顾,家里大孩子又需要独立空间了——于是,又该买更大的房子了。

  就算能给自己安排个低息贷款,但看看房价,大鹏还是不免一声叹息。他倒也不至于买不起房,只是再耗相当一部分积蓄买新房,似乎意味着离他自己那些残存的奢侈梦想又远了不少。而能看到的未来生活光景,就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地继续穿着新行长给的“小鞋”去工作,来供楼供家供孩子。

  40岁开外的男人本就是这样,内外都有人指望着你,让家庭生活得更好、让部门发展得更好;左右肩都是担子,自己的压力却不知道可以往哪里卸一卸、或是泄一泄。除了某些喝了大酒、靠酒精让自己突然轻松的夜晚。

  大鹏最近有了拿完年终奖就跳槽的念头。这样的念头,一半是因为原本工作和生活只剩下日复一日的索然,一次新工作的邀约给了大鹏星星点点的、却是久违的、激情的火种;另一半,也是因为责任之下大鹏需要为财富做“乘法”而不仅仅是做“加法”的机会。

  找上门来的机会不错,但未来的不确定性也很大:一家已经到了PRE-B轮的新金融创业公司,正因为这波监管收紧,急需要大鹏这样的传统金融信管人才,于是愿意给大鹏Open份额诱人的期权池,力邀加盟。

  然而,不落袋的估值一文不值,大鹏也不是不明白其中的机会成本;呆了19年的地方终归是“舒适区域”,大鹏也不是不留恋这种安稳和“当官的感觉”,以及他老拿来说事儿的一个细节:他不管是早上到岗、还是开完会回办公室,他的茶杯里的茶水永远都是有人备好的、都是热的。

  老师拿出纸笔,写了一个“山”字。这是大鹏所在的地方,一山住得19年,自然有了一方领地,并居自己的领地之巅。用老师逗趣的话说,已是“花果山山大王”。

  若能在一山一世知足,也未见得不好,只是人心偌大,总能望着山外有山,在一座“山”上总有更高的一座“山”。老师在“山”字上头又写了一个“山”,形成一个“出”字。他看着大鹏说:“这就是你现在的心思”。

  可是啊,凡人的心思,是以为从矮山往高山走,就是步步往“上”走了,都以为动动腿、努力一下便是。可事实上哪里是都往上?哪有从这座山头去往下一座,第一步是往上走的?经验告诉我们,要去另一座山的第一步,是先下脚下的这座山。只有下到了一定的低位,再一步,才是真往上。

  这个过程说的不是事儿,而是“心”。辛劳的不止是“踏实地”的“脚”,还是耐得住的“心”。如果不能做好在山下低位处的心理建设,这小山头,便还是不要下的为好。对大鹏而言,恐怕第一个要忘记的,就是那个终年温热的茶杯;第一件要失望的,就是逃得了新行长的“小鞋”,逃不掉只要有人就会有的利益纠葛、人事纷争。

  这种心理建设,或许靠忍、或许靠让、或许靠受、或许靠纳,一开始要靠“以静制动”。老师在“出”字上头写了一个“尸”,形成一个“屈”字。他又看看大鹏说,对所有已经在一座山头而还不甘心的人来说,决定成败的关键不止是本事,还在于这个字。

  而当人,做得到一个“屈”字,脚踏着实地又有真力气,那最后,往往会有一座山,比原来的花果山要高,却比理想主义幻化了预期要低一些,也就是修正一些不恰实际的预期。老师在“屈”字左侧不高不低的地方又写了一个“山”。

  写“赢”,第一个写下的字,是“亡”:亡,是付出、甚至是牺牲。那些最后的赢家,在刚开始的时候,谁没有过播种期、耕耘期?这些美妙的词汇落地到日常一点不美,就是往外给,而且越大的“赢”,初期往往都有过入不敷出地给,给时间、给精力、给脑力、给体力,有的甚至给了自己兜里的金钱、自己的健康,不计回报。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配资公司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10000xq.com/peizinews/50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