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10000配资公司股票配资平台!

10000配资公司配资门户网专业配资平台,主要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炒股配资,在线股票配资等服务

今日头条融资故事:得到的和错过的

  比如 2012~2014 年移动互联网刚刚开启的窗口期,算法人才储备最丰富的百度搜狗 360 却在为 PC 搜索引擎这个旧战场混战,让走移动推荐的头条得以有时间打磨产品抢劫人才。

  今日头条在关键时间点上完美错过,或得到又错过的一些投资机会,现在回头看时可以感叹:好险,幸亏现在他们不是我的重要股东。比如新浪、360、小米和凤凰,因为种种原因退得太早或者投错了对象。

  在今天头条爆出完成新一轮 750 亿美金估值融资的当口,我来扒一下字节跳动早年的融资故事,得到的和错过的。

  在餐巾上写下商业计划书获得早期风险投资的知名公司案例,我知道的有两个,一个是亚马逊的贝佐斯,一个是今日头条的张一鸣。

  12 年春节大年初七,张一鸣在咖啡馆给王琼在餐巾纸上画他心中的产品原型。字节跳动在 3 月 12 号注册,SIG 在 2 月份就给了 A 轮的 TS,年底时又追加了 100 万美金的 A+轮,给了 100 万美金的过桥贷款。

  13 年中头条几百万日活开始做 B 轮融资,嫌华兴收费太贵就没找 FA 自己做,结果在北京见了几十家美元基金都没投,没人能够理解头条在做的事情,结果整个 VC 行业只有一个投了扎克伯格和雷军的俄罗斯人懂。

  是王琼找到的 Yuri,因为她发现 DST 在美国投过个性化推荐新闻阅读产品 prismatic,她觉得这位投过美国头条的人是能够理解头条在在做什么事的投资人。Yuri 认为头条是中国版的 Prismatic。

  Prismatic 是一款美国的个性化新闻阅读产品,在 12 年差不多跟头条同期上线做的也是机器学习分析用户兴趣的事情,做基于个人社交信息的挖掘来实现新闻内容推荐的阅读工具。Prismatic 是扫描所有的 Twitter,利用这一数据来提供个性化的动态信息。头条起家时候是让用户微博登陆扫描微博做冷启动,希望能够体现用户的真实兴趣。

  另,DST基金有个不成文的规矩:5 亿美金以下的案子,Yuri 个人投;5 亿美金以上的项目,DST基金来做。所以头条的 B 轮,应该是 Yuri 个人投的。

  DST 是数据驱动的 VC,投资主要围绕着一个人如何生活,以及互联网如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来做。DST 认为头条取代了看新闻,这种验证了强需求存在的公司,会变得越来越强。

  代表 DST 投资头条 B 轮的人是周受资,他当时看好头条的原因有三:1. 创始人非常强 2. 对大方向看得极其清楚 3. 数据非常好看。

  头条是选择了之前在凤凰网负责投资工作的华巍来负责人力资源业务,因为张一鸣认为 HR 和 VC 一样都是要考察人性的,看人选人的能力十分匹配。 现在头条员工人数已经超过 3 万,华巍主管的人力资源体系员工人数过千,VC 来做 HR,好像发挥不错。

  更巧的是华巍在来头条之前就跟头条有关。当时头条融资时候曾经找过凤凰网,但是李亚更偏向投一点资讯,华巍在凤凰内部不断推头条这个案子推不下去,最后辞职,再后加入头条。

  冷启动是推荐引擎的重大门槛,头条想要优化推荐就必须获得更多数据,所以 14 年头条曾经找过新浪、360、小米和凤凰融资,期望获取他们更多的用户数据来帮助推荐完成冷启动。

  新浪在头条只有 50 人的时候来聊过,没投,觉得这不是个大东西。后来在头条 5 亿美金那轮经各方牵线搭桥投了,但当时依然觉得 VC 要价太狠太贵,只拿了很少一部分股份。到涨了几倍的时候,在 60 亿美金那轮之前,就退出了。当然有个时间背景是,15 年起微博复兴,彼时微博应该已经意识到跟头条是直接竞争关系了。

  至于 360,张一鸣曾经为了要微博和 360 的数据,接受了投资。但后来 360 的董事会劝说周鸿祎把头条的股份全卖掉,前阵子老周总结说这是过去几年他最大的失误,非常郁闷。老周还后悔快手,宿华之前跟张栋在 360 做搜索,宿华出去创业老周没能投资,这是他非常大的遗憾。在移动时代,360 的事情被操作系统全部干掉了,没有安全什么事了。360 最缺的就是用户用户用户,但是没有什么新机会,找不到什么用户群了。曾经也做过花椒奶糖,跟映客抖音去抢用户,可惜结果不好。

  小米错过则是因为雷军要价太狠,他想让头条出让 20% 的股份,以及还要接受小米日活用户的一半收入都要归小米。张一鸣觉得这样做就相当于是变成给小米打工了,非常不值当就没答应。

  后来答应小米这个条款的公司是一点资讯,但即便一点资讯在小米手机上预装也没能在小米手机上干得过今日头条。后来拒绝了头条的凤凰网在 15 年成了一点资讯的重要股东,老沉 16 年从小米去到凤凰网后执掌一点资讯。

  头条是我投的第一个天使项目。大概五六年前,一鸣搞出来一个技术,能把社交网络里好的内容筛出来,他觉得这里面有机会。正好我一直在琢磨个性化阅读这事,于是一拍即合,我就成了头条的第一个天使。我还记得是在中关村一家叫 醉爱 的饭馆和一鸣谈的,我在那还约过两个人吃饭,一个是王兴,另一个是王小川,也都是谈投资,可惜没成。

  半年前《腾讯没有梦想》一文激起腾讯和头条冲突讨论后,头条阵营也是刘峻最初出来发文《腾讯的七条命》,指出腾讯依然是我们想象不到的强大存在。

  在天使阶段投过头条的还有以太资本的周子敬。2012~2013 年的张一鸣经常找他的投资人聊天,从他们身上吸取营养。张一鸣对于这些在他成长路上帮了点小忙的投资人们,也都非常慷慨的给予了回赠。

  好现象是,这些投资人也很识相,至今少有人出来顶着头条早期投资人的身份,来消费头条讲自己的故事。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配资公司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10000xq.com/peizinews/1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