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10000配资公司股票配资平台!

10000配资公司配资门户网专业配资平台,主要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炒股配资,在线股票配资等服务

腾讯投资人刘晓松:天使投资就是寻找有思想的

  尽管因为1999年一战成名,但青松基金创始人刘晓松并不喜欢强化这个标签。的确,他的话题性远不止于“腾讯/2018122947096.html

  1993年,刘晓松创办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主营电脑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当年丁磊在创办网易前还在这里做过兼职。

  得益于创业经历,刘晓松在1996年就开始接触互联网,嗅到了互联网浪潮的第一波气息。经过丁磊的引荐,他认识了马化腾,后来也投资了腾讯。

  2000年,他开启了第二次创业,成立华动飞天(A8音乐前身)。后来,一篇媒体报道让刘晓松发现了手机铃声的市场,也让A8正式向数字音乐转型。

  再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A8音乐在孵化了多米、映客等知名企业后,自己也转型布局泛文娱生态,更名为A8新媒体集团。不断踏中风口,也让刘晓松对创业和投资有了极强的感知力和确定性。

  目前,青松基金旗下共管理4支人民币基金,规模约20亿人民币,主要关注教育培训、文娱社交、大消费和创新科技及应用四大领域。

  截止到2018年末,青松已经投资了140多家企业,其中不乏飞速增长的独角兽,比如邀请名校生做教师的掌门1对1,绑定海外讲师全程教学的DaDa英语,国内首个实现无人驾驶商业化落地的飞步科技,以及最近刚获D轮融资的婚礼纪。

  青松的投资阶段偏早期,主要是从天使轮到B轮,因此刘晓松极度重视行业研究,至少要比市场早9个月看到趋势。甚至有一些风口产业刚刚脱离科研阶段,在还没有被媒体发现时,青松就已经介入了。

  刘晓松对创业者有自己的判断系统:记者创业,加分;夫妻档创业,减分,两口子有一个特别强势的,少减一点;有能力聚拢大牛合伙人的,加分……

  这套系统的背后,始终围绕着创业者对行业的洞察力。刘晓松认为,“创业是一个需求驱动的事情,创业者要有感知生活的能力。光靠一堆技术就想解决问题是不行的,没有感知能力,你连打都不知道往哪儿打。”

  而当下,即使在资本寒冬,刘晓松认为,创业者仍有机会。“没有一家企业可以把所有事情都做到完美,创业者仍然可以选择那些大企业没有做好的小赛道,专注地做出差异化,等有了足够积累,就有希望和大企业正面竞争。”

  格隆汇:您曾把一家企业(A8新媒体)经营到上市,也曾投资了许多家企业最终上市了,您更喜欢哪一种成就感?

  刘晓松:其实这两个本质上是没什么区别的。做企业挑战是挺大的,因为企业只有一条命,输了就是满盘皆输。基金相对而言,命多一些,只要做到大概率不输就行。但你把时间轴拉长,基金也是一样,一期没做好,后面就可能募不到资了。

  所以基金业不能太浮躁了,没有长远规划,没有培养体系,没有投资逻辑,没有纪律,做基金是做不长的,本质上,还是要像经营企业一样运营基金。

  格隆汇:天使投资因为项目比较早期,投资人要匹配的资源也多,花的精力也多。为什么您会在一开始进入投资行业,就选择做天使投资人?

  刘晓松:投天使最大的问题是不确定性。如果在样本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就会有确定性的感觉,那就可以做天使投资人。但你没有感觉的时候,千万别碰,这个活是比较难的。

  过去很多人跟我说,你投得这么好,以后有好项目我也跟一点。问题是我们投的这些项目的时候,我是个个都觉得好,也不知道哪一个将来能跑出来,但我敢肯定,当中有10%的项目能赚一百倍。这种感觉要下很多苦功夫,现在有的天使就只投四五个项目,肯定是会打水漂的。

  格隆汇:2018年,青松基金在教育领域的年平均增值达到了500%。那些给您带来最高回报的项目,是否也给您带来了最大的成就感?

  刘晓松:我们没有那么强调投资回报的满足,真正的满足是企业遇到了事儿,我们帮他出主意,解决了问题。

  我们会在主要的投资城市开展青松私董会,进行一对一的战略指导,类似于战略顾问的服务。青松的管理团队都在企业干了好多年,我们踩过的坑是很多创业者没踩过的,小范围的交流可以帮他们及时避坑,每个人在table上扒皮抽筋,我们能给出的建议,对企业的成长还是很重要的。

  比如前段时间在北京的私董会上,有个创业者跟我说,他要启动一件他不太擅长的事,被我阻止了。后来他就觉得如果当时做了这件事,那公司肯定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这就比回报多少更让人满足。

  刘晓松:这和拉群还不一样,在会前我们要研究企业,做出大致的判断,列出一系列的问题,才可能有针对性地和企业聊。如果不做这些功课,你直接去问“你们有没有什么问题呀”,人家也不太可能会说。放在群里就更不会说了,有一些敏感信息,甚至我们也要在会后一对一地谈。

  刘晓松:有时候我也会检讨,我们投的成功率其实有些“偏高”了。比如教育行业是百发百中,年回报率达到500%,说明看得太紧了,不太像一个投资机构会做的事。如果再放松一点,说不定可以投出更多优秀的企业。

  格隆汇:您在许多场合都强调,青松坚持“万小时行研”方法论,从而才能做到稳准狠投资,这里面有什么特殊的规则吗?

  刘晓松:首要一点,不懂不投,这是我们的一个基本逻辑,能帮我们避免掉很多杂音。有时候也会冒出一些机会,你就算不懂也可能捡个便宜,可是一旦做了机会主义的事儿,就会破坏纪律,那种钱我们不挣。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配资公司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10000xq.com/peizinews/1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