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10000配资公司股票配资平台!

10000配资公司配资门户网专业配资平台,主要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炒股配资,在线股票配资等服务

"小车王"哈飞无底价卖身新能源陷圈地老套路?

07-18 配资公司

  八十个自己都不够抵债的企业谁敢接盘?哈飞汽车(哈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简称)日前正在试探这个问题的答案。来自重庆产权交易网的信息显示,曾经的“小车王”哈飞汽车正在挂牌转让38%的股权,转让价格是空白。至11月6日,为期20天的信息预披露期刚结束,接下来将很快进入正式挂牌转让期。

  38%的股权转让方是哈飞汽车的控股股东——哈尔滨哈飞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哈飞集团)。由于哈飞仍属于长安汽车集团旗下,因此选择在重庆产交所挂牌转让。转让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哈飞汽车的负债已达到77.1亿元,而资产只有9535万元,负债已经超过资产的80倍。对于这份“沉甸甸”的交易能否有人接盘,业界普遍不乐观。

  成立38年的哈飞汽车,决定卖出38%的股份,抛弃背后种种考量,两个数字的碰撞已颇让人唏嘘。而背后9年来多次尝试掌握自身命运的挣扎、未来靠资本和新能源在汽车界续命的前程,都不是轻松的话题。更重要的是,此哈飞已非彼哈飞。

  去年4月,哈飞汽车与北京金唐奕丰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金唐奕丰)合资成立了“哈飞制造”。缺钱的哈飞汽车将生产资质、品牌、知识产权系数转入哈飞制造,作为技术入股,开发新能源汽车,而现在的哈飞汽车已接近空壳。“如今连拥有完整资质的昌河铃木挂牌都没人接手了”,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夏树认为,为甩负债而挂牌的哈飞汽车很难找到接盘者。

  2018年9月,快被汽车界忘掉的哈飞汽车,登上了工信部特别公示的“僵尸车企”名单,这意味着,哈飞已经进入为期两年的退市倒计时。事实上,登上名单的哈飞汽车是已经接近空壳的老哈飞。但虽然资质已经转移,退市消失或破产的结果依然是哈飞汽车不愿接受的。无论是出于对剩余资产的再投资希望,还是哈飞工业集团甩掉负债的考虑,10月10日,哈飞股份挂出了38%股权转让的信息。

  无论“背锅侠”是否出现,这家中国最早一批车企之一都到了改变的时候。公开信息显示,哈飞股份共有5个股东,其中哈飞集团持股74.81%,为控股股东,中国航空有限公司持股25%。剩下的三家股东——哈尔滨东安发动机(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航空技术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深圳深航电子机械有限公司共持有0.19%的微弱股份。

  2017年10月21日,在高管大批更换的同时,哈飞股份(即哈飞汽车)的经营范围变更,在原有的开发、生产、销售汽车等与汽车相关的业务之外,新增了“机械设备租赁、自有房屋、自由场地租赁”等业务。显然,哈飞已经在靠出租现有资产来增加微薄收入。2018年5月,长安系的刘正均正式卸任哈飞总经理一职,赵晓明接任。老哈飞已经彻底“放飞”。

  毫无疑问,哈飞的挂牌转让是一个缩影。做为中国第一代汽车驰名品牌的代表和市场份额达到20%的“微车之王”,哈飞曾在90年代创造辉煌,但也因为自身产品脱离市场和沦为长安代工工厂的双重因素推动,一蹶不振。

  2009年是哈飞的分水岭。这一年,通过兵装集团和长安集团的重组整合,哈飞被划归长安集团。裁员、停止新车研发、降低成本纷至沓来,罢工也没能阻止哈飞沦为打工工厂的命运。在中国车市一路高歌的洪流中,哈飞彻底跌落。只用了5年时间,哈飞的销量从2009年的22.05万辆跌至2013年的2.14万辆。又用了两年时间,哈飞品牌的销量缩至仅9辆,2015年1.5万辆的产量基本全部为给长安代工的车型。

  相关数据显示,代工难以维持哈飞生存,哈飞汽车早在2012年亏损就高达7.6亿元。2015年6月,长安将哈飞转给了急需扩产的长安福特,后者以5亿元收购了哈飞的轿车基地,2017年3月,这片基地变身为长安福特哈尔滨第五工厂,提升为20万辆产能的新工厂正式投产。

  对于哈飞汽车高达70亿元的债务而言,5亿元的“卖身钱”只是杯水车薪。而彼时,除了债务,哈飞还剩下整车资质、年产20万辆的微车老生产线,以及零部件生产能力。

  作为同样在当年的央企整合中,被“塞”到长安羽翼之下的小车企业,昌河铃木目前同样沦落到了被大股东北汽集团挂牌抛售的境遇。不过,与仍有生产资质和完整生产基地傍身的昌河铃木相比,哈飞的境况显然更艰难。

  为了保住资质,哈飞汽车在2017年再次把自己“卖了”。对金唐奕丰而言,哈飞拥有的资产就是其燃油轿车和电动车的是生产资质。因此,哈飞股份主要是以品牌、生产资质和厂房设备等入股,而大股东金唐奕丰除投入18亿元的注册资本外,还需帮哈飞股份偿还10亿元债务。

  此次的股权转让公告显示,至2018年9月30日,哈飞今年三个季度的营业收入遽降至2778万元,营业利润继续亏损3473.4万元,净利润转正为1134.7万元。

  哈飞汽车被掏空了,新的哈飞制造似乎也是空心的。对于缺乏三电核心技术的哈飞制造,能否借新能源回归车市的做法,夏树直言,“没希望了。而且汽车最重要的核心资源是人,人都走光了,怎么造车?”但在获得了哈飞的资质之后,哈飞制造的大股东金唐奕丰的新能源投资热情却十分高涨。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5月,奕丰科技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奕丰科技”)出资5000万注册成立了全资子公司“北京金唐奕丰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北京金唐奕丰”)。2017年4月,北京金唐奕丰与哈飞汽车合资成立了哈飞制造,其中北京金唐奕丰占股90%,哈飞持股10%。随后,金唐奕丰和哈飞制造在新能源领域的投资快速增加。

  2017年6月,北京金唐奕丰获母公司奕丰科技增资,注册资本从5000万元增至20亿元。当月,北京金唐奕丰在大庆投资成立了“大庆金唐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大庆金唐新能源)”,注册资本高达25亿元。7月,大庆金唐新能源就与哈飞制造联手,以10亿元的注册金成立了哈飞汽车(大庆)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双方持股比例为49%和51%,由哈飞制造控股。8月,北京金唐奕丰又在江油成立了“江油金唐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江油金唐新能源)”,注册资本同样是20亿元。

  至此,北京金唐奕丰五个月内成立了四家新能源子公司。包括两家新能源科技公司、一家研发公司和一家整车制造公司。但无论是奕丰科技,还是金唐奕丰,记者都未能搜索到官方网站的存在。2018年5月,奕丰科技又投资5亿元成立了“江苏奕丰广路汽车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江苏奕丰广路),联合投资方是淮并安盱眙新城资产经营有限公司。随后,奕丰科技将子公司北京金唐奕丰转至江苏奕丰广路旗下。如此算来,北京金唐奕丰是奕丰科技的孙公司,而哈飞制造则成了曾孙公司。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配资公司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10000xq.com/peizigongsi/45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