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10000配资公司股票配资平台!

10000配资公司配资门户网专业配资平台,主要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炒股配资,在线股票配资等服务

STO沉浮记:从风起到“凉凉”

07-18 配资公司

  “币圈泡沫还没有吹破,但凡有一点噱头,就有人想借此投机。”在玩“虚拟货币期货交易亏损达上亿元后,魏蒙已不愿尝试这个圈子的新事物,这其中就包括不久前被视为下一个“蓝海”而被炒热的STO(SecurityTokenOffering,即证券化代币发行)。

  但并非所有人都像魏蒙那样将STO“拒之门外”,即便在国内监管已明确发声将其定性为非法金融活动,仍有不少人对此趋之若鹜,他们将STO视为进入区块链“乌托邦”世界的桥梁,是币圈下一个不容错过的造富风口。

  被部分币圈人士寄以厚望的STO为何突然会火起来?STO目前处于怎样的发展阶段?它又为何会遭到国内监管的严打?

  STO是一种以Token为载体的证券发行,对应着现实中的某种金融资产或权益,比如公司股权、债权、黄金、房地产投资信托区块链系统的分红权等。

  “一件商品、一杯咖啡、一幅画作、一栋别墅等等,都可以被STO化。”有区块链从业人员认为万物皆可STO。但事实上,真正STO化的并非资产本身,而是这个资产拥有者的收益权等等。“比如《蒙娜丽莎》这幅画本身不可能STO化,真正可以以Token形式发出来的,是这幅画的展售权、收益权等。”魏蒙说。

  当然,在币圈人士眼中,STO最大的特征就是被美国SEC认定为证券,因此它比ICO更合规化。但无论是ICO还是STO,其实都变形自IPO。但相对而言,STO可以实现部分监管性能,过滤中间冗杂的流程,缩短募资时间。总体来看,在监管、风险、投资难度、发行周期等方面,STO融合了IPO和ICO的优点,可谓“鱼和熊掌”兼得。

  览众资本创始管理人张淞亚看到的不仅仅是“鱼和熊掌”,他认为ST(SecurityToken,即证券型代币)交易所真正的机会在于将打破传统证券交易所的垄断地位。“在传统交易所发行证券,只能选择一家交易所,具有排他性。但STO意味着企业可以不再只选择一家交易所,因为企业发行的证券型Token可以实现跨国界、跨法币区、跨平台交易,成为真正自由流通全球的资产。”张淞亚被不少自媒体称为“中国STO第一人”,他通过海外基金投资了包括Bankorus、tZERO等在内的多家海外ST交易平台。

  按照上述所说,STO如此“完美”的融资方式,为何直到不久前才站上国内的“风口”?火币集团运营副总裁臧成都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STO的概念早在2017年就已被提出,但是由于STO本质要求项目方有固定的资产,且当时ICO市场火热,大家对STO的关注度有限。不过,受ICO项目方无有价值的项目落地、BCH算力大战、市场没有新的热点和资金进入等因素影响,2018年下半年“虚拟货币”价格剧烈震荡下行。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基于上述优点,STO再度被大部分人提起。

  与此同时,美国现行证券法或可适用于STO监管的消息更像一剂“强心针”注入整个行业。2018年9月11日,美国纽约布鲁克林区的地方法院法官RaymondJ.Dearie判定ICO适用美国证券法,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管辖。而此前,SEC主席JayClayton亦在公开场合发表声明:除比特币和以太币,其他所有ICO项目发行的通证属于证券范畴。

  一个可参考的STO落地案例是美国电商巨头下ST交易所tZERO,其成立于2017年9月,由于Overstock持有ATS(另类交易系统)牌照,所以tZERO也间接成为了受SEC认可的STO平台。今年10月,Overstock的CEOPatrick发布了一封写给tZEROSTO投资者的信,称自2019年1月19日起,tZE-RO代币持有人可与其他认证投资者进行证券代币交易。

  STO的风在国内刮起来了。不过,大家都不谈落地,仅炒概念。而在STO概念的炒热过程中,“虚拟货币”交易所、投资机构、部分媒体等,均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一名“虚拟货币”交易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幕后推动STO火起来,交易所“功不可没”。“当整个‘虚拟货币’行情不太好,上交易所的项目方就变得越来越少,把STO这个概念炒起来,国内有实体的企业如果有融钱的需求,肯定得找到交易所,好处显而易见。”上述工作人员称。

  不过,张淞亚认为,纯粹以“虚拟货币”交易所的身份去拓展STO业务的可行性并不大,因为很难拿到证券类牌照,毕竟之前的用户和交易记录都是不合规的。“很多‘虚拟货币’交易所看到了tZERO的成功,但tZE-RO是先拿到牌照,再申请通过区块链技术对证券系统进行升级,和纯粹以‘虚拟货币’为主营业务的主体去申请是两种路线。”

  资本对于STO的追逐,颇具理想主义色彩。“只要有与证券相关的牌照、有靠谱的团队,我们都会投。”张淞亚向记者描绘了这样一幅蓝图:通过投资全世界主流法币区的STO交易所,形成一个全世界的STO交易网络。比如小米这样的企业若想STO,我们就可以让它的股票成为全世界都可以交易、可以变现的资产。

  追随“虚拟货币”交易所和投资机构脚步的,大都是想在STO的热度中捞把快钱的人。仅仅是通过“炒概念”,有的人已赚得盆满钵满。

  “对于国内大部分企业来说,区块链与ICO都没搞明白,更不要提STO了。”臧成都说,要想让有实体的企业去做STO,首先就得让他们明白什么是STO,得知道大致的规矩和流程。

  STO培训应运而生。记者注意到,自今年9、10月开始兴起的STO课程培训,主办方包括交易所、媒体、项目方、投资机构等,这些课程因授课导师、时间、内容等的不同,在价格上也有所差异。

  “有的低至10元,有的却高达几万元人民币,主办方的目的并不完全是培训,都是希望参加培训的企业去购买他们提供的整套STO合规服务。但现实是,来参加培训的其实多半还是圈内人士,STO真正想要触及的群体少之又少。”据一名区块链行业研究员统计,在多家机构的宣传中,依据不同地区的监管及合规要求,整个STO项目流程走下来的价格约在10余万美金到几百万美金不等。

  “那些宣传十几万就能搞定的不太靠谱,总体看,STO的成本大概是传统IPO成本的十分之一。”魏蒙说。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配资公司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10000xq.com/peizigongsi/45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