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10000配资公司股票配资平台!

10000配资公司配资门户网专业配资平台,主要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炒股配资,在线股票配资等服务

汇丰晋信基金郑宇尘:可以找到比十年前便宜股票 2019警惕地产

07-13 配资公司

  【汇丰晋信基金郑宇尘:可以找到比十年前便宜股票2019警惕地产】汇丰晋信基金投资总监郑宇尘表示,房地产市场调整尚未真正开始,明年GDP预计会至6.2%。至于能否像市场预期的在年终或者第三季度企业盈利增速见底,还需要耐心等待。(微信公众号汇丰晋信

  2018年12月12日,由标点财经研究院联合《投资时报》共同举办的“见未来·2018资本市场高峰论坛暨金禧奖年度颁奖盛典”在北京隆重召开。汇丰晋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郑宇尘到现场参会并发表了名为“等待和希望:2019年证券市场展望及投资策略”的主题演讲。

  郑宇尘表示,其演讲的题目等待和希望取自《基督山伯爵》最后一句话,也总结了他对2019年的看法,中长期来看,资本市场充满希望,但短期还需耐心。

  在回顾2018年时,郑宇尘认为中国经济很有可能陷入了所谓的流动性陷阱,同时中国家庭负债余额增长高达18%左右,因此房地产市场的调整尚未真正开始。

  展望2019年,郑宇尘表示,基本面上,他预期GDP会低至6.2%,至于能否像市场预期的年终或者第三季度见底,还需要耐心等待。2019年最大的风险是固定资产投资。其中,房地产风险较大,政策可能很难放松。

  货币政策方面,郑宇尘认为,2019年非食品类通胀及PPI会下降,货币政策应有进一步放松的需求,相较于降息,近期降准的概率更大。

  财政政策方面,郑宇尘认为降税是最好的方式,不过,若地方政府不降杠杆,投资总量的边际贡献很有限。

  与以往不一样,由于没有好的信用载体,这一轮信用收缩见底和扩张要比我们想像的更强,需要保持耐心和等待。他谈道。

  权益投资方面,郑宇尘认为2019年的积极因素包括A股相继被多家国际著名指数供应商纳入,A股估值较低,以及风险溢价已达到或接近1倍标准差,在历史上处于较高水平。不过,2019年最大的风险来自经济下行对盈利的影响。整体来看,市场已反映衰退预期,只要经济不比预期差,未来市场会迎来较好投资机会,但短期还需保持耐心,观察信用收缩何时见底、新技术何时起来,观察盈利增速何时能看到见底的希望。

  虽然目前A股大部分行业估值已达历史最低,不过郑宇尘仍分析了其中结构性机会,优选的行业包括基建、汽车、生猪、医药、新能源、消费电子中的细分行业等。

  第二种是“白天鹅”情况,外需维持平稳,贸易冲突妥善解决,国内财政再次发力,GDP增速维持或小幅反弹至6.6%;

  第三种是“灰犀牛”情况,海外经济转弱速度和程度超预期,贸易冲突持续加剧,国内实体需求超预期恶化,信用风险叠加房地产风险,GDP降至6%甚至以下,通缩再现,失业率首次引起关注。

  对于第一种情景,郑宇尘认为可以等待一个较好的切入点切换到权益资产。对于第三种“灰犀牛”情况,郑宇尘则特别强调,目前市场还没有反映房地产可能的超预期风险。

  在总结2018年时,郑宇尘表示,中国经济从今年上半年的“滞胀”转向“衰退预期”,广义违约急剧上升,政策则已开始逐步从中性的纠结态度转向支持信用扩张,但产生效果的时间还有待观察。

  他同时认为中国经济很有可能陷入了所谓的“流动性陷阱”状态。因为2018年流动性非常平稳,各类货币市场工具收益率不断下降,但风险资产表现非常差,广义信用正在萎缩。后续的关键点是宽流动性能否转向信用扩张。虽然现在国家有很多政策支持,但似乎这个过程还没有结束,还需保持耐心。

  虽然基调已从去杠杆变成稳杠杆,但从债务余额的角度看,实际经济尚未到真正稳下来的时候。虽然金融机构负债余额同比已变成负增长,政府债务余额从2016年30%左右的增速,降到现在略高于10%的增速,但仍高于目前名义GDP增速,从宏观杠杆率角度看,很有可能会进一步下降至与名义GDP增速相仿。家庭负债余额增速到目前则高达18%左右,因居民债务主要用作购房,这反映出目前的房地产市场没有到调整的时候,房市的调整尚未真正开始。

  展望2019年基本面,郑宇尘表示,中长期充满信心,未来,中国经济体系通过加债务投资的模式会转到依靠创新。

  这不仅缘于经贸问题倒逼,也是中国自身增长模式的需求。人口红利消失、边际投资回报下降都迫使中国必须依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支撑未来发展。一方面是技术进步,另一方面是制度改革,都可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郑宇尘认为,按照总量指标,2019年中国经济还会走弱,至于能否像市场预期的年终或者第三季度见底,还需耐心等待。目前市场对2019年GDP增长预期是6.4%左右,已突破6.5%的底线,而他的预测是更低的6.2%。

  不过,所有这些预期基本上反映之前的投资衰退,并未反映出更坏预期,比如类似硬着陆。未来只要不比预期更差,现在可能就是底部阶段。

  2017年和2018年初在美国带领下,全球经济呈现或快或慢的增长,导致全球的需求仍较强劲,中国的出口也因此表现不错。郑宇尘表示,未来全球可能同步下行,美国财政刺激政策出台后,经济可能见顶下行,欧洲则已经开始走弱,新兴市场国家也如此。未来即使无经贸问题,全球需求增速减缓也会导致对中国出口的负面影响,即,若无经贸问题,中国经济下行或更缓,有经贸问题下行会更快,无非是下行快慢问题。

  2018年固定资产投资虽不太好,但仍有亮点,比如房地产投资和制造业投资都比预期更好,受益于供给侧改革,部分行业的盈利增速较快,较弱的是基础设施投资。

  现在大家普遍的预期是,随着后续政策的实施,基础设施投资可以回升,但其他固定资产投资可能不太有把握。在郑宇尘看来,地产是风险较大的领域,尽管大家可能觉得政策放松就有支撑,但政策可能很难放松,因为需要约束。过去政府债务扩张太快,因为没有约束,2016年之后货币政策必须收紧,否则债务会继续扩张。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配资公司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10000xq.com/peizigongsi/40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