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10000配资公司股票配资平台!

10000配资公司配资门户网专业配资平台,主要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炒股配资,在线股票配资等服务

“千亿矿权案”的未了局:勘查区村民在等开发

06-10 配资公司

  近日,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及相关人士举报称,该案的二审审理卷宗在北京东交民巷的最高法院本部丢失。12月27日,最高法院做出回应,两天后又表示启动调查。一时间该案再次引发关注。

  这起被媒体称之为“千亿矿权案”的民事案件,实际是围绕陕西榆林市一处煤矿的合作勘查合同纠纷。这起案件所争议的探矿权归属,实则牵动着千亿元国家矿产资源最终花落谁家。

  此案历时12年,期间陕北煤矿资源开发也随着煤价涨跌历经冷热。与“千亿矿权案”发生时间重叠的时任陕西省国土厅厅长王登记、副厅长梁枫、总工程师杨建军以及西勘院原院长陈磊等人已纷纷落马。

  2018年1月31日,在毛乌素沙漠和黄土高原的交界处,陕西榆林市横山区,隆冬的白雾笼罩着周围的原野。此处正是“千亿矿权案”中标的项目——“波罗-红石桥煤矿”(以下简称波罗井田)279.24平方公里的勘查范围,横跨着十几个村庄。

  通向波罗镇的公路被两边的黄土和黄沙侵蚀着,放眼望去是广袤的沙地、稀稀落落的沙柳和沙蒿。这里地广人稀,房屋低矮,一个村庄仅有十几户人家,村民靠种植玉米和养羊为生,一年挣几千块钱,年轻人几乎都在外地打工。

  根据2005年由西勘院自行勘查的详查数据,地下储藏着约19亿吨优质动力煤,按当时的动力煤坑口价估值达3800亿元。

  在波罗镇沙河村,五六年前村里有传言,煤田要开发,村民们要整村搬迁安置到榆林市郊去,每个人补偿100万。但搬迁的事情迟迟没有下文。村民们不知道的是,围绕着他们村子下面的煤田探矿权之争,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凯奇莱公司”)和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简称“西勘院”)的官司已打了12年之久。

  这个官司经过陕西省高院一审、最高法院发回重审,陕西省高院再一审,2011年到最高法院二审立案。6年过去了,此案终于在2017年12月16日尘埃落定。最高法院做出“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合作勘查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判定双方签订的《合作勘查合同书》有效,双方继续履行;且西勘院向凯奇莱公司支付违约金1365万元。

  判决一出,多家媒体争相报道,称这起民营企业与国企诉讼12年的“千亿矿权”争夺纠纷终获胜诉,是一起营商环境治理、维护民营企业权益的标志性案件。

  最高法院的终审判决书里写道,“凯奇莱公司关于判令西勘院向其转让……煤矿探矿权的上诉请求,缺少探矿权转让的合同依据,不符合法律、行政法规对于探矿权转让的规定,本院不予支持。”

  也就是说,在终审判决书中,双方争夺12年的焦点——波罗井田的探矿权归属并未发生变化,仍归西勘院持有。

  2018年1月16日,西勘院在官网上发布名为“最高院依法驳回凯奇莱公司索要探矿权诉请”的文章称,该判决使争议12年的所谓“千亿矿权”之争一锤定音,法律保护了国有资产。

  对于终审判决,西勘院表示,坚决执行最高人民法院生效判决,已于2018年1月5日,向凯奇莱公司支付违约金1365万元。

  2018年12月30日,此案执行阶段的凯奇莱方代理律师——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长表示,西勘院已支付了违约金,但在继续履行《合作勘查合同书》方面一直拒绝执行。

  凯奇莱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赵发琦透露,他曾获知最高法有关人员出函表示“此案没有执行的内容,陕西省高院不能强制执行”,对此他不能认可,“既然判决认定我们公司与西勘院的合同合法有效,合同约定的内容就应该是强制执行的内容,怎么能说这个案子没有执行的内容?”

  事件拉回到2002年。当年中国煤炭行业复苏,煤价快速上涨,这波行情一直持续到2012年,被业内称为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

  2002年7月,隶属于陕西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的西勘院,在省国土厅取得“陕西省横山县波罗-红石桥煤矿普查”探矿权。

  中国环境管理干部学院教授朴光洙曾撰文指出,依据国土资源部《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作为探矿权人,西勘院对波罗井田的探矿权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权,还将优先取得采矿权。

  西勘院与许多国家队一样,优势在于技术,短板是资金。为了在波罗井田的勘探开发中引入更多资金,从2003年起,西勘院就在寻找合作伙伴进行探矿勘查。

  2003年10月,西勘院找到第一个意向合作的伙伴——山东省鲁地矿业有限公司。同年10月15日,陕西省国土厅以陕国土资勘便字[2003]第106号文同意双方合作。

  据西勘院相关人士透露,当年合作勘查,目的是为了双方今后进一步开发,或以后转让探矿权时双方获得增值收益。

  而就在2003年10月22日,陕西省第21次省政府常务会议纪要决定:对由省政府前几年已经给予一些煤田探矿权的单位,一律视作代表政府实施地质勘查,探矿权人无权处置探矿权,其探矿权是否转让,转让给谁、如何转让,一律由省政府根据基地建设总体规划和转化项目落实情况做出决策。

  西勘院属于陕西省事业单位,其持有的探矿权是代省政府持有,属国有资产。此后,山东省鲁地矿业有限公司认为这个省政府政策对企业不利,主动提出退出。

  赵发琦的凯奇莱公司同时进入西勘院的合作视野。赵发琦,1966年生人,此前从事建筑工程行业,攒下了第一桶金。

  2003年底,“当时和家乡的朋友聊天,说起西勘院有一块井田,说这是个商机”,赵发琦说,他就去找西勘院,准备着“发大财”。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配资公司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10000xq.com/peizigongsi/19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