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10000配资公司股票配资平台!

10000配资公司配资门户网专业配资平台,主要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炒股配资,在线股票配资等服务

从全面溃败到满血复活——解密成功系“新操盘术”

06-28 炒股配资

  长袖善舞,多钱善贾。资本大鳄刘虹在蛰伏十年后的满血复活令市场惊诧不已,其幕后又有怎样的利益互动和精密布局?经实地多方调查,上证报记者得以初步还原刘虹的运作轨迹与资本格局:利用湖南省工商联的“信用背书”,迅速集结十余家湘企之财力打造潇湘资本的平台;又通过有限合伙模式,吸纳资本放大杠杆,高调重返资本市场;而其最终野心是,打造数百亿资产规模的民营金控帝国。

  就像二十年前的猛然崛起与十年前的猝然跌落,一度失去人身自由并蛰伏许久的刘虹,又以急风骤雨式的出击,重现江湖:从9月30日到10月22日,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刘虹以潇湘君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平台,先后亮相富春环保、宝胜股份、新华锦、易华录四家上市公司的定增计划,“预定”了总价逾10亿元的定增股份。

  而此前,早在今年一季度,通过控股潇湘君宜的湖南潇湘资本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刘虹已试水二级市场建仓汇源通信,其后潇湘资本又在二、三季度出现于大洲兴业、南宁百货、多伦股份等上市公司股东榜。截至三季度末,持股市值约1亿。

  此外,作为潇湘资本的第一大股东,刘虹夫妇全资持有的成功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原始股东的身份,目前仍握有9080万股兴业证券股权,当前市值逾7亿元。如此算来,若上述富春环保等四家上市公司定增成行,则未来刘虹所掌控的股票市值规模,将接近20亿元。而这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潇湘资本官网显示:“2013年6月28日,湖南潇湘资本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长沙揭牌,湖南省副省长、省工商联主席何报翔为公司揭牌并致辞。”不过,查阅工商资料,虽未见潇湘资本集团,却有“湖南潇湘资本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设立于2013年6月27日,其注册资本5.6亿元,16位股东中,成功控股集团出资1.5亿元,占股26.79%,为第一大股东,刘虹为法定代表人;其余股东出资2500万、2000万、1000万元不等,一个十分显眼的股东便是湖南省工商联民营企业服务中心,出资额为2500万元。

  据接近湖南省工商联的相关人士告诉上证报记者,设立潇湘资本最初是省工商联发起动议,希望汇聚与撬动湖南民营资本联合投资本省的实体经济和基础设施建设。工商联虽出资,却并不参与潇湘资本的日常运营,也未派董事。工商联的主要工作是协调各地市向潇湘资本推荐项目,更多的是充当中介服务的角色。可是,刘虹借助工商联的支持,集结步步高集团、天舟文化大股东天鸿投资集团、建鸿达集团、创元集团、巨星投资集团等十余家湘企,成立潇湘资本后,却反而继续投入资本市场,完全违背了工商联的投资初衷。“现在,湖南省工商联不排除考虑撤资。”上述人士透露。

  此外,刘虹本人此前与省工商联也有渊源。早在2001年至2005年期间,他就曾担任省工商联副主席,2005年酒鬼酒事件爆发前夕被突击免职。因此,省工商联内部也对其褒贬不一。

  一位潇湘资本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公司目前主要有两块业务,一是二级市场投资和参与定增,团队在深圳;二是创投 ,团队在湖南。”不过,潇湘资本的创投业务实力还相对薄弱。上证报记者询问了多位湖南创投界人士,回答几乎都是“没听说过潇湘资本的创投团队”。仅有一位资深创投人士回忆称“去年我看一个项目的时候,遇到过潇湘资本的人,他们问我能不能把这个项目让给他,当时他们可能还没有很正规的创投团队,或许就是一两个人在找项目。”

  但在定增板块,潇湘资本可谓一鸣惊人,借助旗下潇湘君宜平台,不到一个月内在四家上市公司的定增计划中亮相。“可以预见的一点是,刘虹计划参与定增的这几只股票未来表现都很值得期待。”一位资本市场人士认为,“一个月内参与四个定增,或许是有意为之,是为了创潇湘资本品牌的需要。其高频市场运作,就是为了吸引关注,若这几个定增项目未来获得不菲的成绩,将来对于扩张规模会大有好处。”

  值得一提的是,在参与上述三家公司定增之前,潇湘资本已在二级市场“小试牛刀 ”。除成功押宝汇源通信和大洲兴业重组,眼光精准;还潜伏多伦股份,11月6日该公司已因实际控制人可能变更而于盘中紧急停牌,13日正式宣告易主。

  若将刘虹的资本生涯以十年来划分:2005年前的第一个十年是野蛮生长,通过借贷融资放大杠杆,甚至要靠占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来填窟窿,积聚了大量风险,用刘虹自己的话便是“不成功就跳楼”,最终资金不济,全线溃败;此后,经过近十年的调整和休养,刘虹的再次复出时已是第三个十年,资本市场期间发生了巨大变化,资本运作模式也随之改变。

  综合多位业内人士的分析,首先变化的是资金环境。与十多年前市场上资金匮乏不同,当下市场的资金充盈,刘虹已不再需要通过激进冒险或违法的方式去筹措资金,仅需借助有限合伙的模式,充当基金管理人,就能快速募集巨额资金参与证券市场投资。

  其次,目前上市公司多数有做大市值的冲动,这又与十多年前不同。当时,在没有全流通的大背景下,上市公司大股东普遍不关心市值,通常也不会配合二级市场的运作。因此,为更好地获取二级市场差价利润,刘虹当时必须要控制上市公司才可能达到目的。这导致对资金规模的需求变大,而运作周期也被延长,使得风险骤增。

  具体而言,刘虹此次复出,通过他与夫人龙晓宁全资控股的成功控股集团,以26.79%的参股比例搭建潇湘资本,实际已将资金放大四倍;其后,潇湘资本又与自然人兰坤旗下深圳得壹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股55%和45%(在今年7月29日)设立潇湘君宜的平台,而潇湘君宜旗下具体参与四家上市公司定增的君秀、君佑、君良、君亨投资企业(有限合伙),未来预计还将引入投资者。这样,刘虹此番资本运作最终的资金放大倍数可能达到十倍以上,风险却相对可控。

  作为“核心圈”人物,同时也是潇湘君宜总经理的兰坤介绍称,潇湘君宜是君秀、君佑等投资企业(有限合伙)的投资管理人、执行事务合伙人,将依据相关法规参与上述定增。如此来看,其角色重在决策管理。

  从上述定增预案来看,君佑、君秀、君良在上市公司定增完成后的持股比例预计分别为(宝胜股份)6.6%、(富春环保)5.09%、(新华锦)7.92%,虽都超过5%,但都远不足以获得控制权。可见,刘虹已不想再承受企业经营之苦。早在2004年,时任酒鬼酒董事长的他曾对上证报记者表示,没有想到做企业这么困难,早知道如此复杂,自己就不会考虑接盘酒鬼酒了。

  “目前,从这些公司的特征很难看出成功系的投资思路。但从二级市场的角度看,类似的运作案例十分常见。”多位资本圈人士分析认为,刘虹等对四家公司的持股锁定期是三年,表示其目的不是赚快钱,或许未来还会牵线资产注入。

  对此,兰坤表示,参与定增是因为长期看好这些上市公司,“我们作为未来在上市公司里持股比例较高的股东,可能在法定范围参与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以及其他的运作,但是都是在法规允许范围内。”至于其他运作是否包括帮上市公司牵线搭桥进行并购重组,兰坤称,“不排除有这可能。”

  上证报记者还注意到,上述定增计划中,除宝胜股份涉及收购资产外,富春环保、新华锦、易华录均是补充资金,且富春环保、新华锦的总市值和负债率都不高,其补充资金很可能是为未来并购储备“弹药”。反过来,也正因为有此预期,富春环保、新华锦当前股价,也都较定增发行价存在一定幅度的溢价,为定增参与者降低了投资风险。

  此外,记者还发现,潇湘君宜旗下还有第五个平台潇湘君辰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从注册时间上看,君佑、君秀、君亨、君良等分别成立于今年8月28日、9月1日、9月1日、9月25日,都在相应上市公司停牌前后不久,而潇湘君辰的成立日期为8月27日。由此推测,该公司或许将在某家已停牌公司的公告中亮相。但兰坤却表示:“(君辰)投资方向还没有确定,不一定是投资于某一个领域。”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刘虹此前投资的酒鬼酒、岳阳恒立都是湖南本土企业,但他本次复出,计划参与定增的四家上市公司,却无一湖南企业。这是否是因前车之鉴,刘虹害怕将来多方掣肘而故意避开本省企业?对此,兰坤的解答是:“潇湘君宜的业务基于A股市场,不限于某一个地域、某一行业。其做出的投资决策是没有任何前置限制的。同时也不是某一个人做出的决策,君宜有自己严谨的投资决策机制。”

  湖南某知名传媒上市公司最新推出的千亿市值目标与内部相关考核办法,就有刘虹团队在背后出谋划策。

  从九年前折戟酒鬼酒,并因涉嫌抽逃上市公司资金一度遭羁押,到五年前被证监会市场禁入。刘虹这些年是怎样渡过难关,得以在资本市场“满血复活”?为解此疑问,记者近日通过多个渠道约访刘虹,但均遭婉拒。不复当年之高调,重出江湖后的刘虹深居简出,已极少抛头露面。不过,从记者获得的刘虹近照来看,他瘦了不少,而当年的黑眼圈已不见,气色也不错。形象变化的背后,是刘虹及其成功控股集团这些年来对债务问题的化解和对旗下资产的梳理腾挪。

  2005年9月,因违规占用酒鬼酒4.2亿元资金,刘虹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等职。而当时,成功系所面对的资金窟窿,规模实际更为庞大。为此,刘虹开始出售资产收缩战线。如2006年5月,成功系将成功新世纪投资有限公司售予香港新世界发展和海南中泓。该项目公司在长沙雨花区拥有土地671亩(当时尚未动拆迁),可开发建筑面积约100万平方米,彼时售价约7.25亿元,若按该项目楼盘目前每平米均价7000元计算,市场总价值约70亿。或许是对这片低价贱卖的“黄金宝地”难以割舍,成功控股集团的注册办公地如今还设在此处。

  卖地还债,卖股筹钱。1998年起,成功控股集团持有了兴业证券大量原始股,2010年兴业证券上市时占股3.07%,目前已减持至1.75%,筹码抛售近半,其套现额亦达数亿元,这也成为刘虹强势复出的重要家底。

  除了家底,还有班底。作为刘虹此番复出的资本平台,在潇湘资本的高管中,不少人十年前便与刘虹有过交集:如潇湘资本副总经理陈付华曾在安塑股份(现名华数传媒)担任董秘,刘虹当年曾参股安塑股份;潇湘资本另一位副总经理王锡谷曾在酒鬼酒任独董。

  值得关注的是,这些年刘虹其实未远离资本市场。因其在湖南资本圈颇有江湖地位,而不少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对资本运作的热情非常高,经常登门拜访向刘虹请教。刘虹虽被市场禁入,却还是参与了湖南当地一些上市公司的资本规划。如某知名传媒上市公司,其最新推出的千亿市值目标与内部相关考核办法,就有刘虹团队在背后出谋划策。

  刘虹能有如此江湖地位,很大程度上缘于他和涌金系创立者魏东的“交情”。同为1967年出生,同是湘西永顺人,同在中央财经大学毕业,刘虹跟着魏东少年得志。据知情人士称,刘虹早年在一级半市场掘金,“3·27国债事件”中也收获颇丰。创办成功控股集团后,刘虹的资本运作模式与涌金系也有颇多相似之处。与魏东一样,刘虹也注重游刃于政商两界,据传其早年还曾宣称自己与某个政府官员交情不浅,但二人其实仅有普通的工作交集。

  虽少年得志,刘虹和魏东的命运都在四十岁前后剧变,先是刘虹在2005年“出事”,魏东则于2008年自杀。在魏东追悼会上,已恢复自由身的刘虹亲致花圈吊唁好友。此后,涌金系与成功系均已度过艰难时刻。而虽然资本运作模式已经改变,刘虹的处事方法依然未改,核心还是在于倚重政商资源。

  曾经的挫折和模式的成熟,并不意味着野心的消磨。在刘虹心中,搞定增、玩PE或许并非终极目标,能打造自己的金融控股集团才是远大抱负。在潇湘资本官网,对所谓“潇湘资本集团”的叙述中,有那么一段话:这是湖南民营企业共同打造的第一支金融“联合舰队”,其发展目标是成为涵盖基金、证券、银行等金融或准金融机构,拥有或控制数百亿资产且在资本市场公开上市的金融控股集团。

  但目前,潇湘资本还没有任何金融业务牌照。而且,在官网的招聘信息中,仅有并购投资项目主管、项目经理、高级投资经理等人才需求,并未提及银行等金融从业经验要求。可见,旨在成为民营金控集团的潇湘资本集团,目前还只是刘虹的宏伟蓝图。而根据工商局注册信息,潇湘资本经营范围是:以自有资金对外投资、创业投资、并购投资,投资管理及相关咨询服务(不含金融及金融中介服务)

  而刘虹之所以选择民营金控集团作为未来发展目标,在湖南大学金融与统计学院戴晓凤教授看来,是因为民间金融在目前条件下,正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即国字号金融与民间金融两个市场并行,出现双重利率,其间巨大的差距,让民间金融获得发展的充分条件,也让刘虹这些资本高手成为民间资金追捧的香饽饽,据刘虹曾经的一位合作者表示,与当年相比,刘虹现在已不需要通过劣后、回购、保底等传统手段便能募集到巨额资金,更不需要通过违法乱纪的方式四处腾挪资金。重新复出的刘虹,迎来了一个更好的时代。

  首先,打造民营金控集团要有基金、证券、期货 、银行、保险等综合牌照。“如果没有过硬的政治资源,单靠几个民营企业家是很难做到的。刘虹起码要先得到湖南省政府的大力支持。”原德隆系人士告诉记者,“德隆金控梦失败的主要原因就是,政府觉得德隆控制几百亿资产很可能影响金融秩序。当然,现在的政策环境已经开明很多。”

  其次,风控也是一大问题。民营金控如果杠杆过于放大,各经营机构之间,若不做好有效防火墙,有可能会引起局部的金融风险。上述原德隆系人士称:“当初德隆的手法就过于激进了,德隆买了企业后将股份质押给银行,拿质押的钱再作投资,这种做法之前刘虹也玩过。而且德隆旗下掌控100多家公司,把资金链拉得很长,风险因此失控。”

  投资亮点 1.行业影响力和社会形象进一步提升:2011年度,公司荣获2011年河南省省长...[详细]

  财股网竭力提供准确而可靠资料,但并不保证资料绝对无误,若有错漏而令阁下蒙受损失,本网概不负责,股市有风险,须谨慎。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配资公司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10000xq.com/chaogupeizi/2708.html